Tony生气的时候PP特别翘

【镇魂×剑三】赵云澜!你情缘呢!(24)

青琴:

掉马前夕的平静,如同蓝天白云晴空万里 突然暴风宇  


前文:戳我看全文链接


在原著山河锥剧情上写的,但没有按照原著走,省掉了很多很多。


感觉这章也是走剧情吧,下一章就安排掉马了,说不定一章还掉不完。斩魂使和青衣君的马甲一起掉哟。


PS:感谢【围巍啾赵】【星飏】两位的打赏,给一个咩咩的啾啾。


以及我应该能赶在1000粉前把正文写完!看来只要我写得够快,flag就追不上我!٩(๑>◡<๑)۶


看完的亲点个小心心吧,爱你们!


————————


(24)


第二天赵云澜是被叽叽喳喳的祝红吵醒的。


鬼见愁还没睁眼,就开始了一贯的毒舌攻击:“我说祝红同志,您是幼年的时候吃鸟蛋吃多了吗,这一大早怎么学起鸟叫来了?”


“啊呸!”祝红一跺脚,知道赵云澜之前睡太死是一个字没听见,干脆直奔主题:“汪徵不见了!”


赵云澜蓦地睁眼,翻身起来:“你说什么?”


他边穿外套和鞋边听祝红讲话。祝红说昨晚汪徵就有点儿不对,一直恍惚着,她以为是阿飘套了身体不适应,结果今天早上发现汪徵套的尸体在地上躺着,汪徵的魂儿不见了。


赵云澜听到这里的时候正跨出门槛,看着正在院子里跟拿着小本本的学生讲事情的沈巍,停住了脚步,不自在地摸了摸嘴唇。


还好没肿,就有个小眼,已经结疤了,最多像是被蚊子咬的。


沈巍听到动静转头看到他,脸红了红,露出一个不怎么自在,更多的像是羞涩的笑容。


赵云澜的心瞬间又软了三分,没跟他计较昨天咬自己的事儿,领了祝红走出来,边走边低声道:“我先去把幽畜的事情处理了,祝红没有人身,白天不会出现在外面,附近也只有幽畜那里有个山洞,很可能她就是去了那里——我带着老楚小郭去,你跟林静大庆在这里接应,特别是你,赶紧把汪徵的身体藏起来,别让学生看见了,还不得吓死。”


祝红闻言皱眉道:“我和你们一起去,让大庆守着汪徵身体就行了。”


赵云澜嗤笑:“那懒猫——算了,你这样吧,帮我看着点儿沈巍,要是他有点儿什么风吹草动,等我回来报告。”


祝红瞬间柳眉倒竖:“赵云澜!你出任务还要让我帮你看着情郎!”


祝·奶毒·红表示,自己玩的是补天诀,而不是太虚剑意!


赵云澜不轻不重在她脑门拍了一下:“想什么呢——我昨天在沈巍身上闻到点儿不寻常的味道,他必定不是普通人,你守着他。”


祝红用怀疑的眼神看着自己上司,眼神里充满了“你是狗吗鼻子这么灵”的疑惑,但最终还是没说什么,掉头回去了。


赵云澜在晨曦里独自站着点了根烟。


——那股冷香,和地府的味道很像。


混合了彼岸花和香火,是幽冥才有的味道。


赵云澜作为镇魂令主,前些年收集了不少相关资料,关于地府,他了解得不少。


这种来自黄泉深处的香气却出现在沈巍身上,并且是如影随形,他已经闻见过两次,而且沈巍没有离开过他的视线,不可能是去沾染了什么东西才留下的味道,只可能是沈巍本身带有的。


沈巍啊沈巍——他到底是什么人呢?


 


 


沈巍给学生们安排完走访的任务,转头一看,赵云澜没影儿了。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以为赵云澜是出村子去走一圈,正想也出去看看,结果碰上了迎面走来的祝红。


祝红看着他往外走,不动声色拦住门:“沈教授,去哪儿呢?”


沈巍把赵云澜给他的冲锋衣拉好拉链,温和笑道:“我见赵处长出去了,想问他是不是出去逛逛。”


祝红怀疑的眼神毫无遮掩,沈巍也微笑着任她打量——能让这条小蛇看出端倪来,他斩魂使也不用混了。


最终,祝红还是没看出什么,只是道:“老赵带着小郭老楚出村子出任务去了,这会儿已经出发,不在外边儿了,沈教授,您还是回去带着学生们做调查吧,耽误时间做不完可不好。”


沈巍听见她说赵云澜出任务,便点点头:“多谢了,那我就回去跟学生们交代下调查方向和重点。”


祝红看着沈巍折返回去,走进了学生堆里。他的神情和之前并无不同,也没有什么担心和奇怪的表现,一边叮嘱学生对人要礼貌,一边带着学生给他们分配任务和小组。


真是奇怪,祝红心想,不就普通一教授,蛇族嗅觉灵敏,刚才在他身上也没闻到什么奇怪的味道,老赵为什么会对他有怀疑呢?


 


 


赵云澜开枪崩掉扑过来的第六只幽畜之时,明白自己还是轻敌了。


这种来自幽冥的东西简直是难缠至极,别的不说,就那个血的味儿,收集起来绝对能当生化武器,丧尸都不会来闻。


他在一个拐角和另一只幽畜搏斗的时候跟楚恕之他俩走散了,原因是郭长城那熊孩子拿着恶鬼电棒滋儿哇滋儿哇乱叫,尸王只得把他提溜着将就当武器使,顾不上看自家上司。


别的不说,化恐惧为力量这种鬼点子赵云澜还真的用对地方了,郭长城的胆子比兔子都小,一根在赵云澜手上屁用没有的电棒他能用出堪比高压电线的效果,连楚恕之都不得不服。


赵云澜手枪没了子弹,只得暂时弯腰缩在墙角,静静听着山洞里幽畜走来走去的脚步声和喘气声。


规律而有秩序,这些幽畜不像是来逃难的,更像是……在守着什么东西。


这山里能有什么宝贝呢?连汪徵似乎都被它牵引到了这里来。


还没等赵云澜从纷乱的思绪中理出个一二三,巡逻的幽畜兄弟忽然拐了弯,跟蹲在地上装蘑菇的赵云澜打了个照面。


赵云澜心里叹了口气,流年不利,也只能把早就伸在兜里的手拿出来,镇魂令呼啦化成一条长鞭,对准幽畜脑门扫了过去。


但他刚把幽畜撂倒在地,一脚踩上去的时候,整座山忽然都晃了几晃,令他差点没站稳。


不会吧,他哪有这一跺脚就地震的力气?


结果他脚下的幽畜跟打了兴奋剂一样垂死挣扎,嗷地把赵云澜掀到了一边,带着条被赵云澜打掉一半的胳膊往山洞中跑去。


赵云澜收了镇魂鞭心想,乖乖,莫非里面是幽畜的头儿,这会儿召唤它们回去了?


他向来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眼下这诡异的情况是半点儿没放在心上,等幽畜大兄弟们都跑了,也跟着它们杂乱的脚步往里走去。


 


 


正经的“幽畜的头儿”这会儿还在村子里跟学生们考察呢。


这边的地震很小,留在村子里的学生们半点反应没有,连祝红也只是疑惑抬头,又低下去玩手机。


但沈巍不一样。


他不动声色的看了眼地震的来源区域,又看了眼明显是在看着他的祝红。


赵云澜确实心眼很多,还知道留人监视他。


然而……幸好他还有个身份是斩魂使。


沈巍把最后两位学生也安排好任务,走过来对祝红温和笑道:“我去找村长聊会儿天。”


本该阻拦他的祝红一句话没说,依旧是低头玩着手机,全然是没看到他的样子。


沈巍便不再回头,紧了紧冲锋衣,往村外走去。


 


 


赵云澜拐过几个角,又碰见同样是在摸黑找路的郭长城和楚恕之。


由于太黑,赵云澜还以为又是幽畜,镇魂鞭差点招呼到了他俩脸上。还好楚恕之为镇魂令所辖,对赵云澜有点儿感应,提早出了声:“老赵!是我们!”


楚恕之明显感觉自己逮着的郭长城放松了,想来刚才他要是不出声,也不知道是老赵的镇魂鞭快还是郭长城的小电棒先出招。


赵云澜从衣兜里摸出个便携小电筒扔给楚恕之,尸王在一片黑暗里准确接住,打开,光不强,也就能勉强看清周围。


也足够让他们看清墙上的壁画。


张牙舞爪,处处透露着不祥和死亡的气息。


赵云澜拿出一只红外,光点指着墙上一个八角形的图像,还有一些古怪的文字。


他用连楚恕之听了都毛骨悚然的声音轻轻道:“老楚——你说,当年我和大庆就是在这里捡的汪徵,那这里会不会就是汪徵、乃至她整个族人的埋骨之地呢?”


瀚噶族,就是沈巍此次带队的考察项目,他们正是来调查这个早已消失的古民族在现今的文化遗存。


汪徵——她就是瀚噶族的人。


楚恕之还没说话,郭长城的小电棒就动了手。


许是被刚才赵云澜故意制造的恐怖气氛吓坏了,电流对直不拐弯地冲赵云澜打去。赵云澜险些被自己弄出来的东西搞了个反噬,还好身体比他的思想反应快,镇魂鞭霎时出手,裹着电流啪地打了出去,正巧命中一只刚跑过来参加大聚会才冒了个头的幽畜。


那幽畜叫唤都没叫唤一声,当即就熟了,可见刚才的电流之大。


赵云澜:“……”


赵云澜:“你牛逼,请保持,等会儿借你的手干票大的。”


 


 


斩魂使赶到的时候,赵云澜正在一堆虎视眈眈的幽畜里教训自家瞎跑的下属:“你一个阿飘打什么头阵?我要是没来,你这是要把自己献祭了还是给幽畜当零嘴儿了?”


尸王楚恕之在一边黑着个脸按着几乎是要抖成筛糠的郭长城,见他来了,恭恭敬敬道:“斩魂使大人。”


沈巍略一点头,看着地上跌坐的汪徵。他一早便看出起先村子里的只是一具尸体,想必这才是汪徵的真实模样。


此时汪徵只呆呆地看着山洞里那一大块八角形的石头,石头上尖下宽,指天通地。


赵云澜招呼着让她先进了明鉴,才堆着笑容过来道:“斩魂使大人——您这是过来旅游呢?这石头还行吧?嗨,您看,好像还是个稀罕物件。”


这明显就是挤兑他来晚了,毕竟这算来算去,还得是地府的事儿。


“山河锥。”沈巍没有跟他计较这些,看着大石头,轻声道。


四圣器之一。


还没等赵云澜发表下对连见两件圣器这种并不该发生在云有澜身上的好运的看法,山河锥旁忽就站了个执巨斧的鬼面人。


他惨白的鬼面扭曲出一个可怖的笑容,幽畜哗啦全往他身边聚集去。


鬼面人没有说话,直接持着巨斧朝赵云澜劈来。


赵云澜往后一闪,自己还没掏出镇魂鞭呢,只见本来默默站在他旁边的斩魂使像是被触动了什么逆鳞一般,斩魂刀瞬间横扫出去,跟巨斧撞在了一起,还溅出不少火花。


斩魂使下手狠,打得鬼面人连退几步,两人缠斗在一起。


赵云澜掏出个打火机点了根烟,转头朝还在抖的郭长城和一脸木头样的楚恕之道:“看仔细了,免费的3D大片儿呢。”


楚恕之一瞬间不知道是该夸自家上司心大还是缺心眼了。



评论

热度(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