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生气的时候PP特别翘

【镇魂×剑三】赵云澜!你情缘呢!(9)

青琴:

啊哈,因为重庆太热,我要熟了,所以搬到山上来住了……


而这个大山深处,除了凉快,什么都没有~连上网都是开的手机热点。


预计要住五天吧,尽量还是日更啦。


赵处第一次求情缘宣告失败=w=再接再厉,追美人很累的哟赵处。


对了,按照原著的时间线……你们想让巍澜先情缘再在龙城见面,还是沈教授和赵大处长龙城大学相遇后,游戏里再情缘?


我自己还没想好hhhhhhh你们可以提提意见啥的!


前文走:1      2      3      4      5      6      7      8


————————————


(9)


赵云澜是对青衣君有那么一点意思。


但仅限于游戏。


剑网三这个游戏,说着是世纪佳缘,实际上聚少离多,真正走到最后的情缘寥寥无几。大多数人就当个要好一点的朋友,在虚拟世界有个陪伴。


赵云澜以前是懒得要这种陪伴,但认识了嵬以后,忽然觉得有个人陪着也不错。


青衣君这个人,至少到现在,很对他胃口。


虚拟的网络世界,很容易给网线那头的人塑造成自己喜欢的形象。但赵云澜对青衣君的印象,全然没有自己添油加醋的成分,因为他知道的对面人的资料太少。


青衣君在他心里,就是个三十左右的文人形象,语气温柔沉稳,做事细心认真,偶尔还有点天然呆一样的反差萌。


在游戏里会照顾他的感受,有意识有手法。


不涉及现实的话,算是标准的完美情缘。


这晚互道晚安下游戏后,赵云澜把烟灰缸里已经层层叠叠的烟头倒掉。


旁边空了两个烟盒。


他想,就游戏里吧。


 


 


赵云澜要追一个人,一向是手到擒来。


等他真对青衣君有点意思以后,却发现这似乎和以前的那些人不太一样。


首先这是个男人——虽然他赵云澜生冷不忌男女通吃,但他是个纯1,往常交往的小男生都是小鸟依人的0,头一回遇上青衣君这种他说十句回不了两句的。


其次,就是不知道青衣君对他到底有没有好感。


从青衣君对他的态度上看,说没有,赵云澜是不信的。但有多少,他也拿不准。


那个男人有点古板又固执,即使有好感恐怕也是憋着的多。


何况基三基三,虽然都叫这个名字了,但能接受这种感情的毕竟还是少数。


赵云澜在又一次倒掉了满坑满谷的烟头后,决定放长线钓大鱼。反正青衣君的游戏生涯和他一直绑定,没见过他有什么亲友,平时语音也没听过家里还有别人,所以应该不会半路杀出个碍事的。并且有着这份一手带大的感情,他还能多几分把握。


虽然赵云澜看起来胡天胡地,但很有原则,有妇之夫有夫之妇之类的绝对不会下手。


大庆评价过他这一行为:“这是老赵被狗啃了剩下的一点良心。”


黑猫拱开窗子缝进来的时候,先被满屋子的烟味熏了一跟头:“老赵!你他娘的!熏腊肉呢!”


赵云澜瞟了一蹦三尺高的黑猫一眼:“我熏跳蚤呢,也不知道是不是野猫带进来的。”


大庆按着窗台上赵云澜随便乱丢的衣服,非常想把它们当猫抓板撕了。


赵云澜把床上刨了个坑躺进去,盖好被子,大庆跳到他身上:“老楚和林静把恶鬼都抓得七七八八了,刚回处里交报告下班,这大半夜的,你记得让汪徵给人家算加班费——还听老楚说,本来他们今晚得通宵,最后是斩魂使亲自上来收拾的烂摊子,带走了恶鬼的魂魄。”


赵云澜枕着双手“哦”了一声,大庆见他毫无反应,奇怪道:“斩魂使大人从不亲自前来,这次竟然上到人间,你竟然不惊讶?”


“我当然不惊讶。”嫌大庆太重,赵云澜伸手把猫从身上扒拉到一边去,“毕方就是他和我一起抓捕的,算起来,还比老楚他们先见到斩魂使吧。”


大庆再次一蹦三尺高:“老赵!斩魂使来人间,你竟然不跟我们说!”


斩魂使周围不管是人是鬼都得退避三尺,赵云澜跟着这尊大神抓了毕方还毫无波动?


“我也是临门儿了才见到他老人家的。”赵云澜摆摆手,似想起什么,从床头柜抽屉里扒拉出一个玻璃瓶,丢给大庆。


猫对移动的物体都有极高的好奇心。大庆一跃而起按住瓶子,看见里面有个还闪烁着一点红光的烟头,好奇问道:“这是什么?”


赵云澜道:“难得见到次上古神兽,还是带着天生最纯粹的三昧真火,我就顺手用点烟的方式留了个火种。死猫,你说这能有什么用?”


遇见毕方……还敢借火点烟……


大庆实在对这位镇魂令主的胆子心生敬佩,有气无力抬了抬爪:“三昧真火能炼化世间大部分的东西,包括魂魄。东西倒是个好东西,就是不好操控,容易一点就烧一串,建议你留着当个萤火虫挂着算了,别随意乱用,搞出事来,到时候灭不掉就麻烦了。”


赵云澜示意明白了,拿回瓶子又丢回抽屉里。大庆跳下床去翻赵云澜的牛奶喝,等一袋牛奶喝完,它转头一看,镇魂令主已经沉沉睡去了。


 


 


沈巍注定今夜无眠。


那天毕方丢失,地府来信,他走得匆忙,导致忘了跟赵云澜说那几天有事不能玩游戏。后来实在不能放心,去抓捕毕方又以斩魂使的身份和身为镇魂令主的赵云澜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见面——之前都是他偷看赵云澜,并且刻意不与他打照面。


等他忙完回来看见手机一长串未读追悔莫及,虽然赵云澜明着没说什么,但沈巍知道,自己失踪的那几天他一定都在等自己。


沈巍愧疚得不行,斟酌语言,小心翼翼地给赵云澜说,自己会补偿他,要求只要不太过分都可以提。


——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能补偿什么给赵云澜。


还是以青衣君的身份补偿给云有澜。


赵云澜听了这话,开玩笑似的道:“补偿?我云有澜什么都不缺,钱也有,名也有,连全服的人都得卖我几分面子。实在要说,一呢缺个大铁做橙武,二呢缺个情缘给暖被窝。想来这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大铁估计是不指望了,不如你做我情缘得了?”


沈巍不轻不重被噎了一下,好半天才道:“我给你拍大铁吧。”


赵云澜打了个哈哈:“我五年都没出玄晶的人,你要是能给我拍到大铁,我当场给你炸真橙之心,火烧花月别院,能把李白熏成黑的。”


这事儿这么揭了过去,但沈巍着实因为这句“情缘”一个晚上没睡好。


他知道情缘是什么意思。没吃过猪肉还不能见过猪跑么,帮会里一对一对的,打个本都要闪瞎别人的眼。


沈巍最开始知道情缘这件事以后,特别害怕赵云澜也有情缘,但很快就知道著名气纯云有澜游戏五年从不情缘的传说,才算松了口气。


不为别的,他只要想想赵云澜从前也和别人像他们这样每天连麦聊天,赵云澜鞍前马后照顾那个人,游戏里处处护着别人,游戏外嘘寒问暖。


沈巍就会嫉妒得发疯。


还好没有。


赵云澜这句开玩笑,又让沈巍陷入了新一轮的焦灼。


虽然以前没有,但不代表以后赵云澜不会找情缘。


有情缘的人总要避嫌的,那到时候自己该怎么办?


每天看着他和情缘快马江湖,连麦的对象也不再是自己,甚至说不定根本没空理自己了。


只要想到这种可能,沈巍的心就隐隐作痛。


连这唯一的,和赵云澜接近的途径,也要失去吗?


——当然,我们的沈大教授并没有意识到赵大处长说那句话的意思。


要是他真给赵云澜拍到了大铁,那赵云澜给他李白面前炸真橙,是把赵大处长唯二缺的东西一次性补齐了……


 


 


与此同时,赵大处长当天也很郁闷。


——自己都说得这么清楚了,他竟然选择给自己拍大铁,而不是做他的情缘!


宁愿花钱!也不做他情缘!


号称龙城一枝带刺玫瑰花的赵大处长开始反思自己的魅力是不是因为有所下降,不然为什么那个人会毫无波动?


但对着镜子怎么看怎么都很帅,和以前没差别,特别是这因为太忙三天没修的)小胡茬,啧,更显男人味道,玫瑰花的刺名不虚传。


等等,游戏里别人又不知道他到底长什么样!


那就是和外貌无关,而是游戏的表现了。


赵云澜摸着下巴,觉得自从开了95级之后自己不是在混吃等死就是在躺平咸鱼,队友结婚去了,而符合自己要求能跟自己打JJC的人太少,磨合也没空磨合,空闲时间都拿去养小白,导致曾经的JJC狂魔都快成为传说了。


一个气纯什么时候最帅?当然是在JJC里给队友丢镇山河的时候啦!


嗯,首先要把自家的和对面的剑纯叉出去再说。


赵云澜深深反思,发现自从捡了青衣君以后,除了大侠之路以外,还真没带他进过竞技场,平时不是打木桩就是打本,要不就是切磋,一点也不像以前JJC里能单杀奶妈的那个气纯了!


这怎么能显示他的帅气和英俊呢?


已知青衣君是个小白,但他不是个普通的小白,而是有意识有手法只是欠缺学习的隐藏大佬,应该很好教。


只要教会了,他们走进JJC,自己的帅气简直一览无余,遮都遮不住。竞技场又是个滋生感情的好地方,你笑傲来我山河,你青霄来我八卦,几场打下来,没点热度也得钻木取火。


排名气纯云有澜当场决定,从明天开始,他要认真教青衣君玩PVP了!


 



评论

热度(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