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生气的时候PP特别翘

【盾铁/授翻】Who You Think You Are【7】 by Tahlruil

九葫芦:

原文点这里


授权点这里


前文→【1】 【2】 【3】 【4】 【5】 【6】


*身份梗


梗概:在这个没人知道钢铁侠身份的世界上,Tony Stark是自切片面包后最好的事物,至少Steve Rogers是这么想的。他不喜欢让别人知道这点——尤其是Tony——但有天他不小心说出来了。幸好只是对他最好的朋友,而铁壳头不会告诉任何人的。有什么可能会出错的呢?


*口齿不清傻fufu的Tony一枚


“有……任何……钢铁侠的……消息吗,队长?”


 


鹰眼的声音断断续续,上气不接下气,听起来他像是在跑动——这不是什么好事。尤其是当他们的弓箭狙击手位于远离队伍的一个屋顶上。考虑到他们目前完全缺乏空中援助,眼下的情况尤为糟糕。Thor回阿斯加德处理事务,而钢铁侠……钢铁侠……不回复Steve。


 


“没有,”他并没有因为这个而担心,一点儿都不。“你状况如何,鹰眼?”Steve问着用盾牌砸向那个靠的有点过于近的机器人。Dr.Doom简直是这个世界上最烦的人,Steve讨厌神奇四侠不痛殴他的时候,把他这烂摊子丢给复仇者们处理。通常钢铁侠的出现会让一切稍微好些,他可以扫描Doom的金属跟班,然后将信息发送给Tony来让他指出他们可利用的缺陷。


 


但这次钢铁侠不在,所以无法获得这样的情报。说实话,他们目前正遇到了一点点小麻烦。


 


“状况……操。等等——哈!搞定……了……铁家伙!状况……不是很好……队长。敌人有些……有些太多了。就像……像从窝里……跑出来的老鼠。朝你……的方向去了。我……通不过去。”


 


“寡妇?”


 


“你那儿还好吗?”


 


“没事,”声音在当他用盾牌当下一击,然后狠狠掷出去时变得更加含糊了。它划过空中,将三个机器人打倒在地冒着火花,他在它们撞向一旁的建筑物后再次向他冲来前离开了。虽然很难削弱乌泱泱在他周围的机器人,但这足够说服她自己目前还不错。在迅速解决了她负责的敌人后,寡妇在机器人倒下时跳到它身上,以此来越过四周的阻碍。脱身后,她迅速朝他们的弓箭手那儿赶去。


 


“准备去支援鹰眼。别在我赶到前就死了,肥鸟。”


 


“哇,Nat……你关心我。”


 


“通讯的时候不允许用真名,”Steve提醒道,即使他知道这对鹰眼来说没什么用。不过至少没有那么多话了……但仍旧,这是因为钢铁侠没能接他的茬。钢铁侠不在这儿,鹰眼处境困难,所以安静的通讯频道并没有能让他像应有的那样感到高兴。操,他多希望Thor没有回阿斯加德!


 


“嘿,伙计们……我们需要绿家伙了吗?”Bruce听上去有些羞怯,并对那让Steve胸口刺痛的可能性而不高兴,“就你们三个……”


 


“我想我们现在还可以,Banner博士,”他回答道,一点儿不为自己声音里的温暖和关爱感到难为情,“Doom大部分时间都在观望和发表长篇大论,那些机器人没有多厉害。就是数量有些多。”如果Doom真的决定要和他们斗,那没错,他们需要Bruce——在此之前,他下定决心不强迫科学家加入到这场他并不想参与的战斗中。


 


“……行。但是需要,就告诉我,队长。”


 


“会的,我保证,”老天,他希望不要发展道那一步,因为如果逼不得已他绝对会让Hulk出现的。但说实话,Doom用来对抗他们的机器人不是特别难对付——和超级反派以往派出的不是一个级别。哈,或许他应该将注意力放在他的长篇大论上?里面可能会有些提示。除非他这次真的可能是想在不统治地球的情况下吸引Reed Richard的注意力;这绝对和今天的‘数量超过质量’这路数一样反常。


 


或许钢铁侠是对的,复仇者应该扮演下媒人,让Doom停止那堆废话。


 


当黑寡妇和鹰眼搞定了他的追兵并且重新回到主战场后,Steve已经费力的通过了Doom的第三波武装力量。他有点累了,身上布满了伤口。鹰眼走的一瘸一拐——看起来他的右脚被伤的很重——而且他几乎要没有箭了。寡妇看上去还不错,她在战斗中总是保持这幅模样,但Steve确定他看到她眼底紧张的神色。该死,他不想叫Bruce,但如果一直这样……


 


Steve听到了斥力炮蓄能时与众不同的轰鸣声;几乎是本能反应,他将盾牌对准了声源处。当明亮的蓝色光束射向振金表面接着反射出去轻轻松松的干掉了他们周围机器人时,鹰眼发出了胜利的欢呼。都不需要怎么费力,Steve将盾牌调整好角度,继续移动着消灭目标,直到光束消失,钢铁侠落在他身边。


 


他落地时踉跄了一下,Steve惊呼着赶紧伸手稳住了穿盔甲的男人。他几乎从未见过钢铁侠不优雅的样子——他操控盔甲熟练地就仿佛这是他身体的一部分,只不过是他普通身体的延伸。除非他受伤了(然而那是他几乎就要被压扁的时候),钢铁侠的出场永远平稳,牢靠,从不蹒跚或者跌倒。


 


但当Steve松开他扶着他的手时,穿着盔甲的男人立刻再次摇摇欲坠。


 


“铁壳头?”恐惧和不确定像针一样扎着他,让他都忘记自己和他的朋友此前闹的有多不愉快。他看不出有任何受伤的迹象;盔甲上没有裂口或者凹痕。就Steve所知,钢铁侠原本的计划是和Tony一起参加个活动,所以他应该不会遇到什么真正的危险。那么他的朋友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窝很好,次膀头,”他是喝醉了吗?他含糊不清的发音,让Steve只能想到这个解释,但Steve不想信钢铁侠粗心大意到在如此失态的情况下驾驶盔甲。讲真,他轻松的击倒了Doom的机器人,每次发射他的斥力炮就击倒一片——比Steve解决的要多得多。“就……在SI,有麻烦。Dooooooom!你的机器人就是坨屎!我在梦里都楞做出来。”


 


SI有麻烦。这几个字在他脑海里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直到Steve心脏砰砰直跳,浑身发冷。SI有麻烦。Tony在的地方有麻烦,非常糟糕以至于钢铁侠都没法回复他的呼叫,以至于这个笨蛋现在毫无抵抗力,操。Tony还好吗?Tony受伤了吗?Tony——不。不能再想下去了,他坚定地告诉自己。他们得解决眼下的麻烦,然后……然后他就能去处理‘SI有麻烦’这件事,不管它是什么意思。肾上腺素和恐慌感在他体内迅速激增;血清帮助他有效的发泄了它们。在那(老天,他希望鹰眼不要在叫他‘迷你Hulk’)和钢铁侠到来后,战场上的局势很快又转变。当他只剩五个机器人在战场上后,Doom恼怒的叹了口气——没有声嘶力竭的喊叫和对他们的诅咒充分说明这最多就是场好不走心的袭击——消失了。钢铁侠令人担忧的保持着沉默,并且脚步虚浮——他一直待在地面而不是在空中来回蹿,这让简直吓坏Steve了,这比其他任何现象都能说明问题。


 


在这一切都结束后,他想要答案,想让钢铁侠坐下,让他好好检查一番;想要知道钢铁侠和Tony都没事。但还没等他开口,钢铁侠就抛下他们飞走了。这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当和Tony在一起的时候,他经常跳过战后清理。不寻常的是他始终保持沉默着没有跟任何人说话,并且摇摇晃晃飞向复仇者大厦的样子。


 


在全员的一致同意下,Steve只在将鹰眼带到Banner博士那儿后就追着钢铁侠而去了。


 


*******


当他到达工作间时,他已经筋疲力尽了,但那些严重的伤口已经开始结痂。他知道自己看上去一团糟,但他妈除了到Tony这儿(可能,也许,希望他在),他没有别的办法。Steve在离开战场后就一直不停的呼叫他和钢铁侠。可他们没有一个人回答,他甚至试着直接打给Potts小姐——但这位无所不能的女性也没有接,Steve敢肯定有什么糟糕的事情发生了。惊慌之中,他都没想到要问JARVIS他的制造者是否还好;他一头冲进电梯,按下了工作间楼层的按钮。


 


说实话,这确实证明了Tony的手艺不错,他那么用力的输入他的密码,键盘居然都没有坏;他有些茫然的惊讶被他一巴掌拍上去的扫描仪也没有报废,而是尽职的完成自己的工作。电梯门开了,Steve停了停深吸了口气挺起胸走了出去。他能感觉到自己四肢发抖,手指发颤,或许眼睛看上去也瞪大了,但他忍不住。SI有麻烦。可以有很多种解释,但钢铁侠表现得那么奇怪,而且没有人接听电话,Tony可能……可能……


 


Tony Stark坐在离他面前几英尺远的工作台上,当DUM-E(Steve几个礼拜前见过,除了拖地板啥也干不来)在他流血的左眼上拍打时低声咒骂。那只眼睛肿胀着,可能很快就会变成青紫色。他的右臂已经被吊了起来,他皱巴巴汗湿的西装上有一道裂口和血迹一直蔓延到他的左大腿。Steve站在那儿,寒冷,恐惧,愤怒,愧疚,和宽慰的感觉一起向他涌来,完全淹没了他。Tony受伤了,并且和Tony一样说话含糊不清;Tony就坐在那儿,没有死掉或者在医院。


 


Tony还活着,一身的伤,对着他的机器人发牢骚。


 


Steve不记得自己决定向天才亿万富翁跑去,但他一定这么想过,因为下一秒他就站到了男人面前。他打算开口询问,打算将布从DUM-E手中夺过,亲自清理这个白痴的伤口。或许他甚至打算让Tony告诉他是谁这么做,为什么钢铁侠没有保护他。而他只是在他们四目相交时伸出颤抖的手指抚上Tony的脸颊,Tony张了张嘴。


 


接着,在他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前,他紧紧的抱住了Tony,他的鼻子埋在男人乱糟糟的发间,他的心脏从恐惧的狂跳中慢慢放松了下来。“老天啊,”他沙哑的开口道,手指反射性的揪住Tony的西装外套,“我以为……我很害怕……该死。”这个他抱着——挤压,甚至要被他压扁——的男人从最初的僵硬到现在都快要融化在他怀里。当Tony将脸贴在Steve的脖颈处时,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Steve还是忍不住露出了一个微笑。“你没有接电话,”他低声道,声音很是粗糙,几乎自己都不忍心听,“钢铁侠说……然后你又不……”


 


“嘿,抱歉,Stevie。现在不是说话……的好时机。”过了一会Tony回答,他的手在Steve背部上下五魔着,可能试着想安慰他,“窝很好,好吗,Steve?Steeeeeeve,马芬,苹果,砸中了窝的眼睛。shuo以没有事。都很好。冷静,士兵。”


 


这些话让Steve放松了下来,但部分的紧张感都随之消散了。虽然,Tony受伤了并且说话很搞笑,但他还不错……而且给他打电话这种事,让Steve微微红了脸。他又抱了男人一会儿,喘息着,让自己的身体意识到Tony还活着,能和他一起呼吸。终于,他强迫自己松开并退后,向DUM-E伸出手,温柔的从他那儿拿走清洁布。“好孩子。谢谢替我照顾他,”他喃喃道,当机器人害羞的哔哔叫起来时露出一个柔和笑容。他想或许Tony也脸红了呢,但这或许只是他说话不利索的副作用而已,“JARVIS?发生了什么?”


 


“我可以告诉你,”Tony生气的抱怨道,Steve翻了个白眼。


 


“是你说现在不适合讲话的,所以在我给你包扎的时候让JARVIS来说,好吗?”


 


“嗯……好吧”


 


“JARVIS?”


 


“当然,Rogers队长。你想要知道在袭击发生前的会议的详细汇报,还是……”


 


“不,JARVSI,我是说,这其实不关我的事。就关于……关于袭击,拜托了。”


 


“好吧。目前还不清楚,与Sir会面的公司是否牵扯其中,我应该避免告诉您他们的名字;我相信您可能……对这些信息不知情。”


“好主意,”没错,美国队长可以很有耐心,而且能够确保在所有人之前获得他先要的信息。而Steve Rogers可是有仇必报的,如果在探寻真相的路上需要付出些什么,好吧,这就是生活,不是么?


 


“没错。会议结束后,有一场午宴,Sir和钢铁侠,Pott小姐还有几名来自双方公司董事会的成员参加了。我确信他们提供的酒水里加了东西,但我还没有办法证明;我无法追踪他们被下的药是什么。”


 


“……下药?”Steve知道自己的声音近乎有些嘶哑,他的恐惧轻而易举的就能听出来。当他小心的将绷带缠绕在Tony的眉毛处时,Tony伸出细长的手指握住他的手腕,安抚的捏了捏。


 


“是的,被影响到的有Sir,Potts小姐和钢铁侠——”虽然JARVIS还在念受害者名单,但他的声音几乎被Steve耳朵里的轰鸣声盖过了。钢铁侠也被下药了了。钢铁侠被下药了。他和他的老板一起——而他老板身上还有别的伤——而他仍旧回应了复仇者发出去的该死的呼叫。他的铁壳头——


 


Tony再次捏了捏他的手腕,将Steve拉回了现实。他深吸口气,弯下腰贴着Tony的额头,试图稳定自己的情绪。它们在他体内翻涌着,而他就是没法让它们安静下来。他不应该这样的——不应该在Tony毫无反抗之力时触碰它,或者让他知道他的求爱是不受欢迎的。但,上帝,他被下药又受了伤,而他的铁壳头也被迷晕了,没法保护Tony,该死,他得振作起来,“那铁壳头……他和Potts小姐在什么安全的地方吗?”


 


“没错。钢铁侠穿着盔甲在大厦休息,Potts小姐在自己家里,正处于严密的防守中——她坚持如果Sir不需要任何治疗的话,她也不要。其他受影响的人被医疗部门接手了;目前为止,那个药似乎除了导致思维混乱和脑雾以外没有什么别的伤害。”


 


“我想……是这样的。Tony,有没有人检查过你腿上的伤口?”


 


“没有。窝们本来打算让But’fing’rs把它缝起来。”


 


“Butteringers不会给你做缝合手术的。”


 


“没有其他人了,”Tony抱怨道,愣愣的冲他撅起嘴,“DUM负责血迹,Fin’ners负责缝合。”事实上他有一套体制这件事和这体制本身一样可怕;他在搞工程的时候会多久伤到自己一次?


 


“或许,但现在我在这儿。所以这次我来怎么样?”


 


“……是吗?你会……造顾窝嘛?”


 


“永远。”


 


“好吧,”Tony毫不犹豫站了起来,笨拙的试图解开自己的皮带。有那么一会儿,Steve就瞪大眼睛,红着脸窘迫羞耻的愣在那儿。为什么……为什么Tony开始脱衣服?他可以……他可以……把布料撕开就行,或者……或者……或者任何跟Tony在他面前脱那该死的裤子的方案!不应该是这样的!


 


窘迫很快就被同情心取代了,他意识到Tony没办法解开他的皮带扣,而他像钢铁侠一样摇摇晃晃的站着。轻轻叹了口气,他将Tony的手推开,亲自为他解开搭扣,“所以……所以午宴的饮料被下了药。然后呢,JARVIS?”他疯狂的想让注意力集中在别处,而不是他正在解Tony的长裤,并将它滑过他的臀部的动作上。


 


“当然,队长。当那些药物开始发作时,三名宴会的服务员进行了攻击。他们被扣留了下来,Rogers队长,所以请不要再怒吼了。”JARVIS的责备让他停下了甚至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声音,他清了清喉咙让JARVIS继续,然后将Tony扶回工作台上坐下。“两个人的目标直接是Sir,剩下的一个试图攻击Potts小姐。Sir无视了自己的危险处境,将她扑倒在地——就是那个时候他受了您现在正在给他处理的伤。”


 


“他们没有枪?”Steve漫不经心的问道,皱眉慎重的看着Tony左腿上的裂口。事实上,它并不是那么深,而且大部分血也止住了。但他控制不住的注意到Tony的腿很……好吧。这是双漂亮的腿,肌肉比他想象的要更强壮。如果不是现在这种状况,他很想把手放在Tony充满力量的大腿上,然后用指尖沿着他的小腿一路向下划去,揉捏他的双足。他也很想探寻一下那完美贴合Tony身体的黑色丝质内裤下的有些什么,但……现在绝对不是干这个的时候,所以他强行让自己的思维停留在更重要的事情上面,“我觉得你其实不用缝合它,Tony,只要你接下来几天小心些就行。我把它清理一下包扎起来,或许之后让Bruce来看看但我想你应该会没事的。”


 


“我的扫描结果也同意您的评估,Rogers队长,”JARVIS高兴的附和道,“还有,不,那袭击者没有备枪。他们携带了刀具,可能是因为它们比较好藏,又或者是因为他们本身就缺乏资源。目前尚不明了。然而,他们一定获得了某种程度的技术情报,他们能够短时间的暂停钢铁侠盔甲的运作;在他们的干预和药品的作用下,钢铁侠无法立即参与营救。我很感激您让Sir学会如何防身,队长。那些课程让他能够去报他和Potts小姐的人身安全,直到我修好了钢铁侠的盔甲让他可以结束战斗。如您缩减,虽然这不是没有代价的,但我还是很高兴他设法不让自己被杀掉。”Steve背脊一凉,但他小心的没有让自己的清理血迹的手颤抖。


 


“我……没错。我自己对此也很高兴。等他痊愈后,会准备更多的课程的,我向你保证。”将注意力放在他正帮助的,他确信自己深爱的男人身上,Steve微笑着,他知道自己的嘴唇在颤抖,“你做的……你做的很棒,Tony,真的很好。当钢铁侠说SI有麻烦是,我以为……我很害怕。我……我……”Tony再一次朝他伸出手,不过这回他用左手捧住了Steve的脸颊。吐了口气,Steve大笑起来,颤抖着闭上了眼睛。因为如释重负和某种不知名的愚蠢原因,他扭过头,嘴唇扫过Tony的掌心温柔的吻了吻,无视了男人变得急促的呼吸,“我只是很高兴你没事。”


 


 


“窝很好,Steve,”Tony听上去比之前更加茫然,“窝保证,zen的没事。你还好吗?”


 


“我很好。在和Doom的打斗中有些擦伤,但没有什么是一个舒服的热水澡解决不了的。你也正在恢复,除了药物的影响。你还是不知道那是什么吗,JARVIS?”


 


“不知道,”该死,智能管家听上去对此很不满意,“我有Sir和其他几名受影响人的血样,还有酒水的样本。等Banner博士回来后,我希望他愿意帮助我解开这个迷题。”


 


“他当然愿意。我想现在Tony应该休息一下?”


 


“确实是,队长。”


 


“Tony?你想回到你楼顶的公寓吗?”


 


“不~,太远了。”


 


“我会带你去的,Tony,而且我们坐电梯。你完全不用走什么路,也不会花太长时间。”


 


“不。就像待在这儿。有Dum和Fin’ners,还有U确保窝的安全。你还有……还有……队伍。Doom。你得解决那个。”


 


“Tony,你个队伍里的其他人一样重要。我可以带你去顶层公寓,如果你想的话甚至可以和你待在一起。但如果你想在下面和这些机器人……”Tony开始使劲儿的点头,动作幅度之大以至于几乎要跌倒;Steve圈住了他的腰,让他靠在自己身上,“慢点儿,小老虎。如果你觉得这儿最安全,你可以在这儿休息。”毕竟,在角落的沙发看上去很大也很舒服;如果Tony感觉安全并被保护着,那他也会休息的更好,“JARVIS,有任何变化,请告诉我好吗?”


 


“当然,队长。”


 


“你会确保他在休息还不是试图工作的,对吧?”


 


随之而来的沉默,明显给出了答案,Steve抽了抽脸。


 


“好吧,当然。你一直都在照顾他……呃。抱歉JARVIS,我只是……嗯。好吧。我们去沙发那儿吧,Tony”


 


“不想走路。”


 


“别担心,我在这儿呢,” Steve将男人小心的,像对待珍宝一样公主抱了起来。当他将Tony抱向沙发时,三只机器迅速的滑了过来,在一旁徘徊并发出哔哔声。Tony在笑,Steve看不见,但Tony的脸再次埋在他的肩窝处,Steve更够感受到那个贴着他皮肤的笑容,这太……这太棒了。这就是一切,事实上,它的槽糕之处在于那仅仅是因为Tony受了伤,又有些神志不清,而不是……而不是他真的想要这样。当他穿过房间,将Tony沙发上;等安顿好他后,Steve鬼在一旁,手指抚摸过他漂亮又乱糟糟的头发,“你还需要什么吗?我想去看看钢铁侠,但在我走之前,如果你需要什么——”


 


“不。窝的老天。去吧。”Steve犹豫了一下,抿着唇,接着不情愿的点了点头,准备起身。还没等他站定,Tony伸手拽出了他胸前的制服,五角星在他之间闪烁着,“Steve?靴靴里,里特别棒。我的英雄。我的。”说完,他重新倒回沙发上,冲Steve灿烂的笑着,像个小笨蛋……他敢肯自己通红的脸上也一定有着同样的表情。


 


“没错,你的。”Tony可能不会记得这些,也不会再说这种话到底是件好事呢?还是会雪上加霜?Steve真的不确定,“好好休息,Tony。需要任何东西就叫我,好吗?”


 


将他抛在身后走向电梯是Steve这辈子做过的最艰难的事之一。他能这么做的唯一原因就是他知道JARVIS会好好监控他的制造者的;如果Tony需要什么,或者他的情况恶化,即使只是微小的变化,智能管家都会了如指掌。他会照顾好天才的,那些机器人也是。跟他想逗留的渴望一样……他也同样很想去看看钢铁侠,而且……而且Tony并没有要求他留下。所以,他得走了。


 


除此之外,在查看完他的铁壳头并洗个澡后,他要彻查到底是谁袭击了他们。那些人和幕后的指使会受到惨痛的教训明白为什么袭击Steve Rogers的深爱的人是个非常,非常坏的注意。


 


*********


“……Rogers队长?”


 


“怎么了JARVIS?”


 


“我……理解您迫切想要查看钢铁侠的心情,但……呃。如果可能的话……”只有关于Tony的事情才会让智能管家如此犹豫。


 


“出什么事了,JARVIS?”


 


“钢铁侠现没有穿着盔甲休息。您的拜访会让他再次穿上盔甲,而我不认为——”


 


“不, 不。我……我理解。”Steve有点能理解,但钢铁侠一直不愿意告诉他自己是谁,有些让他受伤,但……他已经习惯了,就像他想到Peggy鲜红的嘴唇或者是Bucky大大咧咧的笑容一样。这种伤已经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了,并且……是他生命的一部分。“他清醒了吗?”


 


“是的,”Steve能听出JARVIS松了一口气,他不禁疑惑(再一次)这位智能管家到底能有多少种情感,“和他说说话能让您感到安心吗?我只能安排这么多了。”


 


“虽然不像见到他那么好,但……行吧。你说的对。他不应该为了让我过分关心他而再次穿上盔甲。你能现将我带去我的楼层,然后再联系他吗?”


 


“当然,队长。谢谢您的理解。”之后的那点时间里,他们一直保持着沉默;很快,门就在他那楼打开,Steve迈了出去并开始扯掉身上的制服。当JARVIS通知他,他正在‘打电话’时,他还心不在焉的记了一笔自己等下要去Tony的工作间把手套拿回来,“我连上他了,Rogers队长,如果您准备好了的话。”


 


“谢谢,JARVIS,”他舔了下唇嘀咕道,接着清了清喉咙,思索着他到底应该说些什么。他们俩之间的关系有些紧张,但当钢铁侠没有接他电话甚至都没有说他只是跟Tony在忙而已时,Steve担心坏了。而现在他知道自己的朋友被下了药,他仍旧很担忧……但他们吵了一架,而且……


 


“铁壳头?”他的声音有些紧张,听上去有些哽咽,仿佛快哭了一样;Steve并不惊讶的发现这貌似就是他目前的状况。


 


“次膀头,”听到那电子音让Steve顿时松了口气,膝盖都一软,即便他制服的裤子正半挂在腿上,他还是重重的在床上坐下,“你还好吗?没有在资后楼下来……因为……”


 


“我知道。你得回家。我很好,铁壳头,真的。我更担心你。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窝没事。有点困。迷迷糊糊。很好。Stark先生?你……看过他了吗?我想你也应该会的。”


 


“是的,他……他挺好。我不觉得他流了太多血,而且他现在正在休息。但你……你真的没事吗?老天,铁壳头,你应该告诉我你……你不用帮我们对付Doom的。”


 


“要的。”


 


“不用。”


 


“要的。很,很简单。他sen至都没有用全力。”


 


“他确实没有。听着,铁壳头……我喜欢和你一起战斗,知道吗,坏蛋?但我需要知道你什么时候受伤了,或者……你只要告诉我就行。我很高兴你的出现,但……”


 


“抱歉,队长”


 


“不用道歉。我要的是你安然无事。”


 


“遵命,长官,……你……你又叫我铁壳头了?”


 


“……嗯”


 


“因为我受伤了?”


 


“因为我想你了,况且我们的工作让我们可能明天就会死去。今天……有点提醒了我。不想再和你吵架了。那简直太蠢了,并且……并且如果在你倒下时依然觉得我们决裂了,我永远也不会原谅自己的。如果我倒下了,我希望你余下的一生都觉得我讨厌你。所以……和好?”


 


“从没想过要和你闹掰。次膀头。没错。再也不要了。”


 


“成交。”


 


“Stark先生……他也喜欢你。”


 


“嘿,现在别……别关心那个,好吗?就好好休息,赶紧恢复。”


 


“不。必须……必须要说。他喜欢你,而你喜欢他。我嫉妒。”


 


“……嫉妒?”操,他应该结束这场谈话,而不是问问题!钢铁侠显然思维混乱,而他需要制止他再说下去。他不需要像这样发现钢铁侠和Tony Stark可能存在的暧昧关系!


 


“你是……窝的朋友。惟一的。所以如果……如果你和他……害怕。你想要和他在一起,那窝就会失去窝的朋友。”他心底一片柔软,Steve多希望他们正共处一室,这让他就能抱抱这个白痴——即使隔着盔甲他感觉不到。


 


“你他妈就是个蠢货。”


 


“注意言语。”


 


“要知道,这一点都不好笑了。”


 


“好笑的。”


 


“无所谓了。你不会失去我的,你个笨蛋。你是……你是我最好的朋友,铁壳头。我不会失去我的,永远。即使如果Tony决定给我这个混蛋一个机会——我和你……仍旧会一起走到一切的尽头,好吗铁壳头?”这些话,让他的心里有种空落落的疼痛,老天,他想念Bucky,就像失去了手脚一样,但……但这感觉是对的。向钢铁侠提出他曾给过Bucky一样的承诺,这感觉是对的,甚至是自然而然的。这个笨蛋赢得了他的承诺,如果他和Bucky能再次相遇,他确信他那来自四十年代的朋友会和他现在的好朋友相处的很融洽。所以,即使这话带来了痛苦,那也是值得的。


 


“是吗?一切的尽头?”


 


“是的,直到一切的尽头。所以,赶紧去睡一觉,行吗?然后……然后明天我们或许可以一起出去走走?”


 


“当然。听上去……听上去很好,次膀头……晚安。”


 


“晚安,铁壳头。好梦。”对方没有回答,但Steve其实也没有指望他再回复;就算他的声音被调整过,Steve还是能听出他的疲惫。他需要睡眠,而Steve真的得洗个澡了。之后,他还有一堆事情要做——去关心一下鹰眼,拜访那个伤了Tony的人来得到些答案,帮助清理之前和Doom打架的战场,杀掉那个伤害他的铁壳头和他的Tony的人,找Bruce看看关于解药的事情。还有好多事情呢,有那么一会儿,这一切的重量几乎将他压塌,他将脸埋在手心。


 


老天,Tony受伤了,他的铁壳头被下了药……但他们都没事,他坚定的提醒自己。他们都很好,安全的待在大厦里。他们在休息,希望能在明天早上就好起来,甚至更快。他和队伍里的其他人会找出幕后黑手,并无比乐意为Tony和铁壳头报仇。而且他还和铁壳头和好了,Tony说Steve是他的,即便都是因为药物的作用……但他还是说了。如果他们俩都忘了,嗯……嗯。他会提醒钢铁侠的,然后继续和Tony保持现状。


 


他最好的朋友回到了他的身边,而且或许他的暗恋也并不是像他想的那样没有希望。


 


总的来说,今天是个不错的日子呢。


tbc

评论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