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生气的时候PP特别翘

【贺红】《身为导演的我却被潜规则了》5

蝉时晚雨:

真的很久没更了我的错我的锅……最近打游戏打得无法自拔


前文: http://lwannaloveyou.lofter.com/post/42aad5_e3fdfc2


(一辆小婴儿车)


后续就会是拍戏的日常了 爱你们!


〔贺红〕身为导演的我却被潜规则了


vol.5


电影开拍的位置定在了一个山村。


山村里的人都挺朴实,听到要拍电影也都开心的,要拍童年戏的几家屋子都是和当地人借的,他们都很爽快地同意了。而且山村里城郊并不远,联系也相当方便。做完拍电影前的一系列步骤,就算是正式开拍了。


虽然是童年戏,主角没有留下来的必要,贺天还是留下来了,美其名曰揣摩戏份,实际是为了吃豆腐。


而见一最近各种神隐也不知道在哪,莫导虽然嘴上傲娇了点心里还是希望多相处,磨合一下戏份。于是找了三天都找不见人,遂放弃了。


但其实贺天是知道,毕竟他朋友圈天天有两个黄毛怪发各种到处嗨皮的视频和图片,今天是城市英雄电玩城隔天就是小吃一条街。


贺天刚开始还说几句他会被狗仔抓拍的,当事人却不大在心。他也就懒得管了,没想到见一保护措施做得相当好,愣是没半点新闻,全世界都以为他在拍戏。


贺天一边揣着个MP4,一边看莫导戴着帽子拍戏,怀里的零食也是一大堆。虽然平日里莫导总是一副“别鸟我”的样子,正儿八经工作时倒是相当的好看。莫关山的皮肤很白,白得只要稍微晒一点就会满脸通红。


山村里环境好,触目青山绿水,绿叶葳蕤,莫关山常常带帽子,一是为了挡太阳,二是为了加点权威感。


莫导拍完一场关于山村的环境的镜头,便示意让大家先休息。斜瞟了一旁吃得不亦乐乎的贺天,“看几把看。”


“我确实看过。”


贺天咬着手指,笑得邪气。“你的几把。”


“……我敲里吗??不嘴贱能死呢??”


莫导气到满脸通红,并拒绝了烫伤膏。


贺天还是笑,把怀里的果粒多递给莫关山。后者很不屑地瞟了一眼,直接略过去找拍小时候贺天的那孩子了。


后面有他的内心戏,他还不太会表达情绪。那小孩是莫关山同学的弟弟,平时都喊他阿政。阿政的眉眼生得很精致,颇有贺天冷冽的气质,但没那么欠揍。


以上都是莫导原句。


“脾气挺大?”贺影帝眯眼。


莫导不自觉地怂了。“我……我不喜欢喝太甜的。”


“阿政,你过来。”贺天和阿政处的很来,也许是有相同的感觉吧,阿政最喜欢黏着贺天教他格斗技巧。


“你莫哥哥脾气大,这个给你喝。你乖,去买瓶冰水。”


阿政抱着果粒多跑开了。


莫关山倚在树干边刷着手机,贺天悄咪咪凑过去,用力捏了他屁股一下。“看什么?”


“你再碰我信不信锤烂你?”莫关山使劲地用袖口擦着裤子。“恶心。”


“挺好,正好阿政想学格斗实战训练,我还缺了个沙包。”贺天似乎一点也不介意他的恶语相向,笑得很温柔。“……你在看微博?”


“……”莫关山看了他一眼。“官博宣传图都被你粉丝刷屏了。”


“大概内容?”


“贺天你好帅贺天你真好……贺几把天!你又耍我!我真的会锤烂你的头信不信!?”


莫导炸了,噼里啪啦一大堆犹如炮仗。


贺天还是在笑,并且笑得更加开心了。


“贺天哥哥……喏。”阿政扯了扯他衣角,冰水塞进他怀里,又被他还给阿政。“不是给我的,去,给你莫哥哥。你莫哥哥最近上火。”


阿政瞥了一眼满脸通红的莫导。


“莫哥哥好像很生气诶……”


“没关系啦,只要你不说是我买的,他绝对不会说你。”


贺天摸摸他的头,回房间休息去了。


好奇怪的理由。阿政一边走一边想。


阿政还是把冰水给了莫关山,后者有一瞬间的楞怔,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谢谢。”


“那个……”


莫关山叫住准备去玩的阿政。


“是贺几把……贺天哥哥给的?”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他就不喝了。


阿政犹豫了一下,还是笑道。“贺天哥哥让我不要告诉你,但我觉得还是有必要说。毕竟身体不舒服的话,喝冰水可以好点吧。”


哼。


他看了一会手上的水,还是继续喝了。


冰凉的水带来了清凉的气息,终于让自己滚烫的脸可以稍微降一下温。虽说嘴里很是嫌弃,但是别人对自己的好是无法不感动到的。就算是自己厌恶的人。


厌恶吗?不自觉地就用了这种词了。


“我不去。”


贺天对着手机,很坚定地说。


“让她走开点,别缠着我。”


TBC.

评论

热度(80)

  1. Tony生气的时候PP特别翘蝉时晚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