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生气的时候PP特别翘

【原创】妖怪记事

凉音:

妖怪,在人类的耳中定然听过不少的传言,但大多数都将妖怪想为是罪恶的存在,其实不然。天地之间分为三界,妖界,仙界,人界,三界界限分明,人不能到妖界,妖不能到仙界,仙界没有特殊情况不得干预其他二界的事情。

人往往以为妖是长生的,其实不然,妖的寿命确实比人要长,但也是有期限的,最低达五百岁最长达一千岁,唯有得道成仙者,方可长生。然而,人和妖,只有通过正道之途径都可登上仙界之门。

那么,妖界的妖怪们又是怎么生活的呢?

妖怪们的生活其实与人类差别不大,都要吃喝拉撒,养家糊口,但存在的差别还是有的。

比如说,妖怪们是不用钱的,他们没有钱的观念。

妖怪们一生下来需要经过一百年的成长期,也就是一百岁的妖怪才算成年,期间可凭修为褪去妖身化作妖形(形状和人一样)。大多数的妖怪们最大的愿望就是成仙,大多分为三步,褪妖身,化妖骨,成仙体。

所以妖怪们都是窝在自己的窝里修炼,但毕竟在没成仙之前谁也不能像神仙一样吸风饮露就能果腹,他们一样要吃东西。

在没有钱的情况下没办法去买东西吃但又要吃东西,这该怎么办呢?妖怪们可以有两种选择,第一种是自己捕猎自己寻找事物,第二种就是靠打工。

对!没错!就是靠打工!

有些妖怪无心修炼的,就会选择做生意。只要你出卖劳动力,就可以换取所需的事物,换而言之,事物就相当于钱币的另一种形式存在。

然而,在妖怪们的眼里最瞧不起的就是这些做生意的妖怪,却又无法离开他们。




妖怪记事第一篇【蚕大牛与蚕宝】

蚕妈妈最近经常叹气,眼角的皱纹都多出来了几条。

原因与他,就是因为老蚕家那个不争气的儿子。

蚕宝已经三百岁了,却整天不务正业,只知道待在自己的茧里睡觉。用现代的一个词语来说,就是宅男。

作为妖怪一族,要么就修炼,要么就做生意。

可是这两条,蚕宝都不在内。

以至于都到了三百岁了,别人家的小子的娃都会下地走路喊奶奶,蚕宝还是一个蛋都没下。

好吧,说白了,蚕妈妈就是想抱孙子了。

妖怪一到了某种年纪就特别想抱孙子,特别是老爷爷老奶奶这一群众。

隔壁的老蚕家每天抱着个乖巧蚕宝宝在蚕妈妈眼前晃:“呦,呦,我的乖孙子,哎呀,我可真羡慕你,我一天呐要哄十几个小宝宝,忙都忙不过来,哪像你呀,儿子也三百岁了不用你照顾,又没孙子,整天清闲得羡慕死我了。”

蚕妈妈眼红的看着蚕宝宝,心里一想到自家那个成天只知道窝在茧里的不成器的儿子,不由得忧从心来。

要这么等下去,黄花菜都凉了,她什么时候才能抱上一个孙子?

可是转念又一想,像蚕宝这种没钱又没修为的小虫子,哪家的蚕姑娘看得上他?

所以,蚕妈妈决定了!

不能再让蚕宝醉生梦死,纸醉金迷(好像什么地方不对),从即日起,将蚕宝提出家门历练,没生下孙子给她就别妄想再踏进家门!

于是乎,蚕宝在还不知情的情况下,还没弄清楚就被连人带茧一起被踹了出来。

俗话说,不当家不知柴米贵。

平时都是蚕妈妈准备好桑叶让他吃,现在出来之后没人给他准备吃的了,外面的桑树又很多鸟,弱肉强食的天性,万一被鸟吃了该怎么办。

不是都说鸟是虫子的天敌吗?

蚕宝只能可怜兮兮的趁夜深人静之时,然后再偷偷的钻出茧,然后偷偷的捡几片掉地上的叶子吃,而且还要吃得提心吊胆的。

蚕宝嚼着嘴里的黄叶子,一边想象并不断告诉自己,这是肥嫩鲜美的嫩叶子,这种掩耳盗铃的做法最终还是掩盖不了嘴里一股酸涩味。

蚕宝在外面待了几天,实在忍不住返家,不想蚕妈妈在洞口挂了个本人外出旅游的牌子,还在洞的周围设下了结界。

蚕宝水汪汪的大眼睛终于泛起泪光。

心里不住的在唱小剧场:你快回来~我一个人承受不来~

他用力的向前撞了几下,瘦弱的小身板一下子被反弹到几米远。蚕妈妈这次可真是下了狠心了。

娇弱的美人无助的倒在地上,肩膀抖落得像秋风里无助漂泊的叶子,是那样的惹人爱怜,惹人心疼。

隔壁家的蚕大牛刚出来就看见了这么一幅画面。

这方圆几里,没有哪个妖怪是不知道蚕大牛这个人物的,是什么原因使得这个并无什么明显特征的蚕大牛如此出名的呢?缘由便是,来来来,我们来采访一下别的妖怪们。

啄木鸟阿婆说:“这孩子啊很善良啊,我老啦大冬天飞不动了,他就送了几床蚕丝被子给我,真是个善良的好孩子啊。”

蚕姑娘说:“大牛哥是个好人呢!我家的凳子坏了他看见之后就主动帮我修,后来我拿出桑叶作为报答他还不要。”

树妖老先生说:“现在像大牛这样的人不多了啊……”

蝴蝶小姐说:“真的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

总之一句话来说,蚕大牛就是个万年的老好人。

蚕大牛看见有人摔倒在地上,便连忙过去扶人:“姑娘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我带你去蚕大夫那儿看看?”

蚕大夫是这里最出名的大夫,号称妖怪中的赛华佗。

蚕宝冒着泪花的明眸无助的抬起:“我,我无家可归了……”

“什,什么?”蚕大牛一愣,明显没想到这位姑娘会这么说:“那,那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你收留我好不好……?”蚕宝小心翼翼的问道。再待在外面这种地方他就真的要死了!

蚕大牛刚毅的脸上一红,结结巴巴的说:“这……不太好吧?”虽然他很同情这位姑娘的处境,但是他父母去的早,家里只有他一个人,如果接了这位姑娘回去,他倒是没什么要紧的,怕就怕让人知道了会有辱姑娘的名声。

“可是……我娘亲已经不要我了……”蚕宝说着,大眼睛里又要泛起泪花。

蚕大牛握了握拳头:“好,好吧,姑娘就暂且住在我家好了。”

“真的吗?”

“只要姑娘不嫌弃寒舍就好。”

从此,蚕宝就在蚕大牛家住了下来。

蚕大牛家还真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一张凳子,外加一个小小的茅房和厨房。床被被补丁补得看不出原来的样子,桌子缺了一个腿用一块石头垫上的,茅房和厨房是连在一起的,中间隔了一层席子和两块布,连个像样的茶壶碗筷都没有,要不就是缺了个口,要不就是穿了个洞。

房子是茅草屋,外边儿围了一层围栏,屋子连个门都没有是透风的。按理说这样应该很容易遭小偷才是,可是蚕大牛家实在是穷得连小偷也不屑一顾,所以日子过得还算安稳和平。

或许有人会说,既然是妖怪,为什么不直接变一个房子出来?妖怪不是万能的,妖怪的法力也是需要一点一点修炼的,再说这变出来的东西只是一种幻象,可以用来迷惑人的视线,是不存在的,就连大罗神仙如来佛祖也是不可能有化虚为实的能力。

没有修为的妖怪,除了寿命,与人类并无什么不同。

蚕大牛带蚕宝来他家的时候,他甚至不好意思让蚕宝走进家门。

蚕宝表示没有什么,反正他又不用住在里面,只要给他一点空间一点桑叶,他就能变回虫子的形态回到茧里睡觉了。

蚕大牛晚上的时候准备了一些桑叶当做晚餐,他特意将多的那一份给了蚕宝,少的那一份留给自己。他平时的时候吃的比这还少。

蚕大牛是没什么修炼的天赋的,所以他得靠打工去养活自己。

太阳刚刚亮起了一点,甚至还能隐约看见月亮的影子,蚕宝最近是真的被饿坏了,昨天吃完之后又忍不住让蚕大牛多拿一些,最后把蚕大牛原本就为数不多的粮食吃得一干二净,打了个饱嗝就回茧里睡觉了,蚕大牛起来工作的时候,蚕宝还在呼呼大睡。

一般来说,在某个大商人所在的地方里,其他妖怪的某种事物是会被垄断的,除非是一些妖怪贵族的领地,只有做到这样,才能保证有妖怪会来替他打工,而这些地方往往都有重重把守。

蚕大牛打工的地方是龙妖的丝绸厂。

蚕妖不像人界的蚕,蚕妖能只要运足了气就能产丝,这种东西因人而异,因修为而异,修为越高的吐的丝就越多,然而有些天赋异禀的,就算修为平凡,却能吐出很多丝。

在龙妖的丝绸厂,是按吐的丝数量来分配给蚕妖们桑叶的。丝越多,桑叶越多,丝越少,桑叶越少,可能质量还不太好。

但像蚕大牛这种没有修为的蚕妖来说,吐丝的数量是一定的,若是强行吐丝的话会给自身带来不小的麻烦。

所谓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

蚕妖村里的那个混混又来了。他知道蚕大牛这个人是个出了名的老好人,对别人的要求向来不会拒绝,所以他很好的利用了这一点。

混混是不修炼的,也不去打工,成天只会吃喝嫖赌,没吃的就扮可怜相来蚕大牛家骗吃骗喝。

这一天,他来早了,蚕大牛还没回家,混混很容易的就走进了蚕大牛家,叫了几声大牛哥,未果,在屋子里兜转了几圈,才发现蚕大牛不在。

混混很快收起可怜相,大摇大摆的坐在屋子里唯一的一张凳子上,拿起水壶倒了一杯水喝,还啧啧道:“真是有够穷的,连被茶水都没有。”茶壶里装的是蚕大牛今早煮滚的白开水。

这时,蚕宝正好醒了,终于从自己的茧里钻出来。

他和蚕大牛一起住有段时间了,一看屋子里出现了另一个陌生人就忍不住皱眉头,好像有人闯进了自己家一样。

混混被这突然出现的人差点没被水噎着,定神一瞧,心里打起小锣鼓起来。呦呵!我的乖乖,竟是个大美人!

那小脸精致又水灵,那眼睛又大又有神,那小蛮腰让人忍不住想要掐一把。

混混色心起来了:“小姑娘,你是谁呀?”

蚕宝一挥手袖,一道风刃朝混混席卷而来,混混反应不及,一下就被摔在地上打了几个滚。

蚕宝从小被蚕妈妈惯坏了,又不常出去走动,但该有的功法还是有,至少对付一个小混混还是绰绰有余。他虽不谙世事,却也知道眼前这人不是什么好货色,胆敢在他的地盘上撒野,也不算算自己有多少条命够赔的。

好吧,蚕美人霸气侧漏,深藏不露,不露则已,一露惊人,威武霸气,尔等小混混小流氓神马的快快撤退!不过……这什么时候变成蚕美人的地盘了?

只见蚕美人吐出蚕丝,一圈圈的把混混捆成一个粽子,然后好好挂在房梁上。

混混欲哭无泪,欲死怕疼。本以为今天桃花大神终于光临,没想到却是个披着美人皮内心是汉子的怪物!呜呼哀哉!

混混这一挂就足足挂了三个时辰,美人悠闲悠哉的从厨房里拿出桑叶嚼,那红唇印着翠绿的叶面上,不时还能看见粉红色可爱的小舌尖,而且还没有知觉的伸出来舔了一下嘴唇,那无辜的眼神,着实能让所有的男人都下腹一紧,瞬间化为狼呜呜大叫。

可是混混已经无福消受这美景了,他只盼望着蚕大牛快点回来,那样他才有救,不然再这样下去,绝对会死虫的啊啊啊啊啊啊!!!

蚕大牛回来之后,第一眼就被房梁上挂着的巨大虫子吓到了。

没错,我们蚕美人除了捆绑吊房梁,还把混混给打回原型了。

那条虫子豆子大的眼睛在看见蚕大牛之后瞬间从死灰绽放出光彩,肥硕的身子不停的扭动,房梁也被他弄得吱呀摇晃。

“姑娘……这是怎么回事?”

美人理所当然没有丝毫愧疚之心:“他闯进来,我帮你制服了。”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盯着蚕大牛,一副快来夸我吧夸我吧的样子。

“还是把他放下来吧……”这样把人家打回原形又挂在房梁上,实在有些不道德。

蚕宝的心顿时被泼上一盆冷水,转头看了眼不停在点头的虫子,坚决道:“不放!”

“这样做不好……”蚕大牛努力劝说。

“不放!”这家伙闯进他们的家,就是罪有应得!

蚕宝的心里一下子从他的地盘转换到了他们的家。从蚕大牛捡他回家的那一刻起,一起住了那么长时间,蚕大牛一直对他很好,又给他桑叶吃,他的心在无形中也慢慢的朝蚕大牛靠拢。

只不过这一切蚕宝都还没有发现。

蚕大牛无法,只好搬来了梯子,自己爬上去用刀去割开那些蚕丝。

蚕宝眼眶都红了,默默的看着蚕大牛的动作,手艺在手心刺的都快流血了也不管。

奈何蚕宝的蚕丝不知道为什么太坚韧,普通的刀根本没法割开它。蚕大牛只好下来,叹了口气说:“把他放下来吧。”

蚕宝原本就在眼眶里不停打转的眼泪掉下来了,他手一挥,束缚在那只虫子的蚕丝瞬间消失不见,蚕宝也缩回自己的茧里,不理蚕大牛了。

混混得救之后就一溜烟跑了出去,从此再也不敢光临蚕大牛家。

他们冷战了。

他们自然指的是蚕宝和蚕大牛。

确切来说,是蚕宝一个人单方面的冷战。

自从那天之后已经过了三天,蚕宝待在茧里整整三天都没出来过,不吃桑叶也不说话。

与此同时,难受的不止蚕宝一个,蚕大牛心里也很难受。

蚕宝在第三天晚上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出来了,蚕大牛每天对他说的那些道歉的话,他都有听在耳朵。

蚕大牛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他的眼睛下面是一圈黑色的疲倦。

蚕宝心疼极了。他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

他上前抱住了蚕大牛,忍不住抽了抽鼻子。

蚕大牛睡得原本就不深,被蚕宝这动作一弄,一下子就醒了。

蚕宝看着醒来的蚕大牛,屋子里也没有点灯,黑漆漆的空间里,蚕宝的眼睛却亮如花火,他的眼睛对上他的。

蚕大牛的心忍不住加速,黝黑的脸上也有些泛红。

蚕宝也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了,突然开口问:“你喜欢我吗?”

蚕大牛也是被蚕宝传染了,竟也跟着说:“喜欢。”

他心下一动,吻了上去。

干柴烈火,孤男寡男,在一起谈情说爱,确认彼此心意之后接吻,最后事情演变的越来越大尺度。蚕宝将蚕大牛摁在了桌子上,还把蚕大牛的双腿打开,自己嵌了进去。

话说刚告白就上床这样真的好么?话说原本冷战的两个人呢?怎么一下子就告白滚床单了?啊啊,能不能有点节操?(回答:不能。)

比蚕宝还要强壮还要高大还要威猛的蚕大牛居然被压在了下面,蚕宝突然发力把蚕大牛压制的动弹不得。别问我为什么攻受位置如此明显,因为这是美强啊亲。

蚕大牛神志不清,眼神朦胧的看着眼前的人,语气急促:“姑,姑娘……”他到现在还以为蚕宝是个姑娘。

直到蚕宝扯开的衣服,手不停的玩弄他的胸膛和下身,蚕大牛开始意识到了有什么不对。又直到蚕宝的手滑至那个蚕大牛从未碰过的地方,并试着探进去,他意识到了一半。再直到蚕宝的那根非人的东西插进去,蚕大牛痛得闷哼,并清楚的能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那根东西,他终于意识到了全部。

蚕宝,蚕姑娘,居然是个男人!!

蚕大牛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正俯在他身上的那个比美人还要美人的美人,居然是个男人,他正想开口说点什么表达自己此时天大的惊异。可蚕宝却不知道触碰到了什么地方,惹得蚕大牛全身一震,刚开口想要说的话却化为一声呻吟。

蚕大牛悲催了,蚕大牛沦陷了。越到后面,他的神智就越不清晰,直到他的双腿再也受不住缠绕上蚕宝的腰,仰首呻吟,他就彻底的忘记了自己要问什么。

第二天,蚕大牛一时接受不了现实,冲出了家门。

蚕宝黯然神伤,得知蚕大牛误以为他是女人而且蚕大牛只喜欢女人的时候,他哭泣的带着自己的茧回到自己的洞。

蚕大牛回来以后发现蚕宝不见踪影,但他需要时间整理清楚思绪,硬是忍住没有出门找人。

七天过后,蚕妈妈终于外出归来,看见自己儿子要死要活的坐在洞口前,身上长蜘蛛网了也没反应。当下跑过去,惊讶的问自己儿子怎么回事,没想到蚕宝一下子抱住她,放声大哭。

蚕宝回家之后躺在床上整整又过了七天,除了吃点东西之外,一句话也不说,眼睛就直直盯着洞顶,也不知魂还在不在。

蚕妈妈软磨硬泡之下,终于得知自己儿子为何如此。

原来蚕宝动了春心了,确定好彼此心意后和对方发生关系,没想到对方却一直误以为蚕宝是位姑娘……

蚕妈妈为了不让儿子继续这样下去,当即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蚕大牛打晕了绑回来和蚕宝成亲。

殊不知那头的蚕大牛早已解开心结,正急转转的到处找蚕宝……

——完——



评论

热度(26)

  1. Tony生气的时候PP特别翘凉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