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生气的时候PP特别翘

【超蝙】笼子里的蝙蝠(哨兵向导)

浅野月:

5、


卡尔脸上轻松的表情烟消云散,他有些慎重的瞟了一眼布鲁斯,对方善解人意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先去客厅,或许这座大宅还有一个后门?”在仆人答复之前,布鲁斯低头看着站在卡尔身边的白虎:“它可以带我们去吗?”“最好不要,最好在你们见过几次面熟悉了之后。”卡尔拒绝了布鲁斯,示意了一下站在自己身边的仆人,“他可以带你们去。”


走进客厅的时候,约翰·琼斯正坐在椅子上吃着点心,一只国王变色龙用尾巴缠着椅子的扶手,一动不动的趴在上面,只有两只眼睛向着不同方向转动着,“新婚愉快,卡尔,我还认为你的伴侣会和你一起前来。”约翰·琼斯站起身,“所以我决定用这个身份和你见面。”卡尔看着眼前的人从一个地球人变成了绿色皮肤,“他并不是一个向导,所以也不会参与我的正常工作。”卡尔示意了一下椅子,两个人面对面坐了下来,“我很高兴,你愿意帮助我们,荣恩,戴安娜应该已经把情况告诉你了。”“是的,让人震惊又伤心的情况,我们对于起义者的情况都太过轻视,现实给了我们教训。”荣恩点点头,盘在椅子扶手上的变色龙向着白虎的方向伸出一只前爪,白虎配合的伸长脖子,让对方能够以一种缓慢却坚定的姿态爬到自己的脑袋上,“所以我对你军队里哨兵的检查。”


卡尔向后靠在了椅子靠背上,看着眼前的人,他自己一样同属异族人,也是现在塔里登记的最强大的向导,他可以轻易的引发他人的情感共鸣,潜入他人的思想,只是出于对其他人的尊重,他很少对其他人使用自己的能力,“我理解你,荣恩。”卡尔绷紧了全身的肌肉,“你发现了什么?”“一个对我们来说可能很糟糕的消息。”荣恩谨慎的向着周围看了看,卡尔放松了自己的精神屏障,他看到变色龙把脑袋靠近白虎的耳朵,“起义者的幕后领导可能是一个向导,一个没有在塔里进行登记的向导。”荣恩的声音在他的脑袋里响起,卡尔皱起了眉头,“你说的是真的吗,荣恩?”他难以置信的摇了摇头,“在觉醒的时候,他们大部分会被动的感受到其他人的情绪,这种压力是他们难以承受的。”“凡事总有意外,卡尔。”荣恩用手指磨蹭着椅子的扶手,“你的士兵,有一部分曾经和向导产生过情感共鸣,我基本可以判断是同一个人。”


“你的意思是他们背叛了我?”卡尔前倾了身子,白虎也威胁的龇出牙齿,“他们把作战的消息透露给那个人了。”“或许他们没有背叛你,卡尔,冷静一点。”变色龙抬起前爪一下下的捋着白虎头顶的毛,“我相信你和戴安娜会犯这样的错误,提前把所有的作战计划告诉所有人,你们会分开下达命令,你的士兵也会进行训练,在有人试图突破他们精神屏障的时候第一时间察觉,但是人总是会有情绪的,也就会有弱点,那个人是个优秀的向导,他能敏锐的发现对方的弱点,在薄弱的地方引起对方的共鸣,仅仅一瞬间的共鸣,就会给对方突破精神屏障的机会,从他广泛的和你的士兵接触,可以看得出来他很谨慎,突破屏障之后并不会带走太多的信息,那些士兵也不会有所察觉,而那些零散的信息就如同拼图里的碎片,一片片组合成完整的消息。”


“让人难以想象的卑劣者。”卡尔有些不耐的挥了挥手,“荣恩,你知道他是谁吗?”“她巧妙地隐藏了自己的身份,这对他来说并不难。”荣恩叹了一口气,“不过我并非一无所获,那些士兵称呼他为‘蝙蝠’。”在黑夜里飞翔的小动物,既不是鸟类,也不被其他的哺乳类接受,倒是很符合那个人的形象了,卡尔握紧了拳头:“那么你能帮助我们找到他吗?”“这不是一个好的办法,卡尔,我明白你并不喜欢这样的人,甚至对方不是一个强大的哨兵,但是这也正是我们不能轻视他的地方,他很善于利用自己的优势,对人性的弱点又太过敏感。”荣恩抬起一只手示意变色龙回到自己的身边,“起义者比我们预想的快的多的速度发展,人们意识的改变才是我们最需要重视的,比起用强力威慑,我们更需要告诉那些人什么才是他们应该做的。”“看起来我们正好缺少这样的向导,如果他为塔工作大概会很快受到重视。”卡尔耸了耸肩膀,“毕竟我们的向导都是为了辅助哨兵。”“但是你知道他不会,他的存在就是对这个制度的挑衅。”荣恩站起身,向着卡尔告别,“我回去之后也会尽量帮忙寻找他的踪迹,如果未来某一天你真的遇到了他,请在第一时间逮捕他,他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向导,他的战斗力不会比一个普通的哨兵弱。”


卡尔有些心烦意乱的送走了荣恩,他对于突然出现的向导持怀疑态度,但是他相信荣恩的能力,他的仆人正站在楼梯口等待着,在他经过的时候微微欠身,“他现在在哪?”卡尔停下脚步,起义者的理论在崇尚自由的哥谭传播极广,甚至在街头一度流传着起义者的宣传品,他突然很想见见布鲁斯,毕竟作为在哥谭世居的贵族他很有可能知道什么,“韦恩先生在您的休息室。”仆人示意了一下楼上,“我会带您过去。”“不用了。”卡尔抬手拒绝了他,作为一个养尊处优的贵族,布鲁斯的大部分时间应该都是在悠闲中度过的,自己屡次的冷落大概对他是一件难以忍受的事情,那么自己现在也没有理由去打破对方悠闲地时光,“他在干什么?”“大概是在看书吧。”仆人有些犹豫的开口,“他刚才向我借了一册您在塔进行训练时候的教材,我看是一本挺旧的书了,就借给他了。”“他进入我的书房了?”卡尔有些警惕的蹙起眉头,“不,没有,大人,他甚至没有提起书房的事情。”仆人有些慌乱的摇了摇头,“韦恩先生只是对休息室里准备的杂志并不感兴趣,希望我能帮他借一本书。”“不该擅自做主把书借给他。”卡尔压低了声音,他感到没来由的烦躁,对于一个只比普通人略好一些的残缺者,塔的教材对他没有任何用途,“你待在下面,我会上去告诉他。”


休息室处在二层南侧,正处于一天中阳光最好的时候,卡尔缓缓地推开门,布鲁斯正背对着他坐在茶几前,他脱掉了外套甚至连里面的马甲也没有穿,只穿着一件衬衣,袖子挽在手肘的位置,整个人没有一点贵族矜持的样子,“嘘,嘘,听话。”他抬起手示意了一下趴在茶几上的黑猫,又瞄了一眼放在旁边的书,“现在,站起来。”黑猫对他的命令没有丝毫兴趣,只是兴致缺缺的晃着尾巴,打了个哈欠,他又仔细的看了看书上的内容,观察了一会儿黑猫,“我说了,站起来,不许抓我。”他抬起左手对着黑猫做了一个向上的手势,黑猫抬起一只前爪拍了他的手,“站起来。”黑猫盯着他完全没有要站起来的意思,嘴巴两侧的胡须向上翘起。


“如果你再说下去,它就会生气了。”卡尔站在了对方身后,弯腰看着书上的内容,里面介绍的是如何控制自己的精神体,“虽然是你精神的延伸,但是它们也同样有着自己的性格。”“我只是想要让它听话一些,它似乎完全不受我的控制。”布鲁斯瘪了瘪嘴看着趴在茶几上的黑猫,卡尔的白虎在茶几旁边爬下,硕大的脑袋放在桌面上,湛蓝的眼睛盯着黑猫,“有些事情需要慢慢来,你的觉醒并不完全,原本控制力和精神力就会弱一些,能够出现精神体已经是不错的事情了。”卡尔不动声色的拿起放在茶几上的书,“你一直都不在意你的精神体,为什么现在突然想要控制它?”“托你的福,我现在看到它的几率越来越大了,它似乎精力也越来越旺盛了。”布鲁斯看着茶几上的黑猫,对方已经站了起来,在白虎的脑袋前兜着圈子,“而且我不知道它为什么总是跟着你,你不觉得讨厌吗?”“哨兵向导的吸引是相互的,也是一种本能,你不需要感觉太过奇怪。”卡尔把书放在了自己的身后,“但是我劝你最好不要去进行训练,训练会让你对精神体的控制加强,也会让你对周围环境的情感感知加强,作为一名向导,你的年纪已经太大了,而且残缺的精神让你很难构筑属于自己的屏障,那些莫名而来的情绪会塞满你的脑子,让你整个人发疯。”


“听起来糟透了。”布鲁斯没有在意卡尔拿走了自己的书,他看着黑猫跳到白虎的面前抬起爪子,以闪电般的速度抽了对方一耳光,“嘿,你住手。”白虎被突如其来的打击弄得不知所措,卡尔的表情也有些僵硬,“好吧,你的确应该学会一些简单的控制。”他深吸了一口气坐在布鲁斯的身边,盯着那只黑猫,“集中注意力,下命令的时候要明确干脆,不要用语气词,你要让精神体知道,你们两个人中你才是主导者。”他抬起手示意了一下黑猫:“卧下。”黑猫不情愿的伸了个懒腰在茶几上卧了下来,“看起来效果很不错。”卡尔看到布鲁斯惊诧的点了点头,把注意力转移到自己的白虎身上,“打个滚。”还没等卡尔表态,那只白虎乖乖的把脑袋从茶几上抬起了,在长绒地毯上四脚朝天。



评论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