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生气的时候PP特别翘

伪直与装直(1)

陌九.casual:

       小黄图画手宅男美攻×脱衣舞男强受,受是个伪直男


        H市西交区的深夜零点,是一如既往地灯火通明。这里距离红灯区有不远的距离,并非那些贪恋红粉的不规矩男士的钟爱之地,却也是渲染着暧昧的霓虹、流淌着或靡靡颓废或热情狂放的音乐的娱乐场所。当然,这些光看大半夜还精心打扮排队等候在巴素利俱乐部门口的女孩们就应该猜到了。
        郑琦就在距离巴素利俱乐部门口五十米外的地方,目光闪烁地瞅着俱乐部顶上的公牛标牌,几乎不敢把头抬高。
        笑话,前面后面数个等候入场的女孩儿,他唯一一个大男人杵在这儿,就算啥事情没干,这画面也够让人不自在了,更别提还有这些姑娘们投向他的异样眼神了。
  “真是作死啊。。。”郑琦嘴里咕哝着,牙齿蹂躏着自己的下唇,脑袋垂着,期望本来就没比姑娘们高多少的自己再缩小一些。可惜他穿着白衬衫牛仔裤,在一众身材不赖裤子不长的妹子中间,那突兀感真的不要太有。
  但要让郑琦放弃手上这张入场券,放弃进入巴素利俱乐部,放弃今天晚上的目的……他能怎么办?跟着队伍前进呗!
  努力鼓起脸皮,郑琦抬脚小碎步向前挪。一下,两下,三下……一直到被门卫被拦住。
  “先生……”这门卫显然有些惊讶,还有些忍俊不禁,但还要装作波澜不惊的样子指了指门口右侧的指示牌,让郑琦完全逃避不了“女士专用通道”这六个大字。
  郑琦幽怨地抬头对上比起码比他高半个头的门卫大哥。“这位大哥啊,你们这俱乐部不就这一个入口吗?”开玩笑,他早看见了好吗,转了半天也没看到别的入口,不然他愿意这样光明正大地走正门?
  “所以这里就不是一个男性顾客该出现的地方啊孩子,”这时一只大手压向郑琦的脑袋,顺带揉大狗似的蹂躏了两下他的头毛。“抱歉啊Joe,这来找我的表弟,傻不拉几地怎么进都没问好就过来了,你继续检票啊,表演就五分钟要开始了。”
  Joe本来还想问对方既然是他弟还拿入场券干啥,还未进场的妹子们已经等不及了,他只好马上投入检票工作。
  而郑琦在被人按着后脑勺向队伍外踉跄了几步后,在那人问他“你知道这是个什么俱乐部嘛孩子”还手贱又揉了下他的头的时候,忍无可忍地摆脱了那只手,转头怒视眼前人的锁骨……
  嗯锁骨……可以的,这货绝对一米九几啊!
  郑琦于是抬头一看,很快就被惊喜砸中了脑袋,脸上蹭地热了一片,好在天黑灯光也没那么亮看不清。但他也因此,对男人的问题来不及反应。
  男人矮身看他,扯下了外套的帽子。他见郑琦半天蹦不出个屁来,娃娃脸还因为嘴抿着鼓起来,可爱得紧,不禁伸出手来扯了两下对方的脸。
  “嘶……”就是他啊!这身高差!这脸!这身材!……灵感完全止不住啊有木有!”“我知道啊……脱衣舞表演嘛。怎么只让女生进嘛……”
  “纯女性向脱衣舞表演,你说为啥不让你进?男的想进来嘛……欸,你是冲着台上台下来的?”男人问。
  这时一辆车驶过,借着那颇为刺眼的车前光,郑琦看到男人外套里只穿件背心,饱满的胸肌撑起薄薄的布料,中间的沟壑向下延伸,显出些许腹肌的轮廓,让人直想一把掀起他的背心,大饱眼福。男人不仅身材健硕,那脸也是极吸引人的帅气,线条刚毅,五官立体深邃,man帅man帅的,下巴上的青色胡茬看得出来刻意修过,成熟男人的性感味道扑面而来。
  郑琦眼睛发亮,简直想跪舔。那得有C杯吧起码……他盯着男人胸前两点激凸,感到鼻腔里热痒热痒的,也就压根儿没思考男人问话背后的深意,脱口而出:“当然是台上哇!我又不是有病冲台下观众来干嘛嘞。”
  男人看郑琦盯着他眼神发直的小样儿,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整个人也笑得打了个晃:“孩子,我觉得你啊,应该出了这条路,在那边那个十字路口左拐到惠东路,再走个百来米到一家名为'九色'的酒吧,里面有个经常跳舞表演的男的叫林昭成,跳得只会比我们好,那地儿显然比这里更适合你。去吧乖啊。”
  “九色”是个Gay吧,在西交区早就出名了,男人知道“九色”没什么,但他还知道林昭成,更知道他的跳舞水平,要么是进去看过,要么只是道听途说罢了。
  郑琦此时倒不关心男人进没进去过,是不是基友说的笔直笔直,他知道男人看出他是钙,但他不承认那就只会是男人的猜测,而他目前不能把这猜测落实了,否则他要进去看表演就更难了。
  “去那干嘛啊!我要撩妹子又不是撩汉!听我追的那个妹子说,你们这儿有她的理想型。我想进去看看借鉴参考一下不行啊!你就让我进去呗,我费了好大的劲才拿到票的呢。”虽然嘴上这么说,郑琦的眼神都要具象化到趴在男人身上舔了。
  男人嘴角向上勾起,调侃意味十足。显然他并不相信这个伪装技术不够格的男孩:“哟,这妹子够重口啊,在脱衣舞男里找理想型?只是外表符合吧。你有这功夫来这儿还不如去健身馆。把这小胳膊小腿儿练练,说不定哪天你练成我这样了,妹子就手到擒来了。”说着,这人聊起了他的背心,露出了健硕漂亮的八块腹肌,却又很快将背心扯下,让过了一下眼瘾犹未满足的郑琦眨巴着瞪大的眼睛,嘴角刚咧开就又失落地垂了下去。
  郑琦抬头瞥了眼满脸“别开玩笑了哪凉快哪待着去”的男人,心中十分悲凉,只觉得先前拿到票的兴奋劲都喂了狗了。他抬起头45°角仰望黑沉沉的天空,娃娃脸上写满了惆怅。
  男人看着眼前这人这番模样,一下又不好意思叫人滚蛋了。他伸手想挠头,又意识到发型已经做好了,干脆伸过去勾住郑琦的脖子,带着他往前走:“算啦,反正我也跟Joe说你是我表弟了,跟我来吧。”
  “诶!真哒!”郑琦眼睛亮亮的。
  “嗯,看你顺眼。”
  “嘿嘿……对了,五分钟早过了表演开始了吧,我是不是害你迟到了?”
  “不会,我是最后一个进行个人表演的,要轮到我还要等四个人。”
  “最后一个?”
  男人领着他进了俱乐部边上一家不起眼的便利店,跟店员打了个招呼后,拿出钥匙就打开了这个小店里像储物间的那个门。喧闹的电子音乐钻到郑琦耳朵里的时候,男人俯下身在他耳边说了一句:
  “我是这里的台柱子。”热热的气息打在郑琦耳朵上,被男人性感的低音炮撩了好一会儿的郑琦耳朵通红通红的,在灯光下无处遁形。男人看了看他,笑得拽拽的。
  “等会儿如果人来了问你是谁,你就说是Ken的表弟,懂?”

评论

热度(51)

  1. Tony生气的时候PP特别翘陌九.casual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