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生气的时候PP特别翘

【贺红】捡到一颗恐龙蛋(完结)

乱乱子:


4

莫关山最近捕猎越来越顺手,基本两三天就能捕食到一只食草龙幼崽,没肉吃的时候,莫关山就去梁龙的巢穴偷蛋。

一回生二回熟,每天都能吃上营养的恐龙蛋,食物有了着落,小日子过得也就惬意了起来。

再就是贺天在莫关山精心饲养下,越长越大,体重增重了许多,但还是爱撒娇。

不过现在尾巴可不敢乱咬了,特暴龙的牙齿日渐锋利,轻轻磨磨还行、稍微用点力气就容易伤了莫关山。

尾巴不能咬,也不妨碍贺天粘着莫关山,天天拿头往对方身上蹭,蹭脸蹭肚子蹭尾巴,然后又轻轻叼着莫关山放到自己的背上。

.

莫关山也挺享受,对方的背部宽厚又温暖,可比潮湿粘腻的树叶好了不知道多少。

“你现在可越来越大了。”莫关山趴在贺天的背上有点发愁,现在贺天几乎长到了自己的两倍大,体重更是重得可以。

莫关山光填饱自己的肚子倒是绰绰有余,但看着贺天这与日俱增的胃口却是发了愁。

养不起啊养不起。

.

生气地往贺天背上张嘴咬了一口泄愤,换来贺天的一声大叫。

莫关山舔了舔牙齿上沾上的血腥味,感觉心里稍微痛快了一些。

“你怎么还咬人。”贺天被咬了一口也没恼,转过头把背上的莫关山叼下来,伸出舌头,口水糊了对方一脸。

“你太难养了!”莫关山开始慢悠悠地数落起贺天来:“长得这么大只又能吃的龙,也就只有你了。”

.

“明天我去捕猎吧。”贺天从树洞里拿了颗蛋给莫关山吃。

“你会吗?”莫关山有点不信,摇了摇头表示暂时不饿,眼里的不放心明明白白的展露出来。

“我都跟你学了这么久了,怎么可能还不会。”

贺天见莫关山吸溜吸溜的吃完蛋,伸出舌头舔了一圈对方脸上的蛋液。

“喂!”这么一弄搞得莫关山有点不好意思,虽然被糊口水已经糊习惯了,但之前大可以算作是撒娇。

这回倒是有点照顾自己的意味,甚至是———有些暧昧。

又一想,俩人都是凶狠的食肉恐龙,用暧昧这个词来形容似乎是过于矫情了。

无非就是同伴之间的互相帮助罢了。

.

“那你明天自己一个人去吧。”莫关山看着洞穴里剩下的好几个恐龙蛋存货。

就算是没有收获,明天也有饭吃,莫关山这么想着,也就放心让贺天一个人出去了。

这么大一只特暴龙,按照这附近的恐龙分布,定也打不会被人欺负了去。

正好这几天累死累活,总算可以睡个懒觉了,莫关山蜷了蜷自己的尾巴,卧在了树叶上,不一会就进入了梦乡。

贺天看着身旁莫关山的睡颜,忍不住蹭了蹭,又亲了亲,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舔莫关山并不怎么柔软的嘴。

小声嘟囔了一句'好喜欢',也跟着睡过去了。

.

莫关山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到中午了。

多日的高负荷捕猎让莫关山这一觉睡的十分舒坦,身边早已没了贺天存在过的痕迹,大概是出门捕猎很久了。

莫关山甩了甩身上的叶子慢悠悠地站起来,从旁边拿了个恐龙蛋当早餐。

吃完饭在附近溜达了几圈,找了点石头之类把自己的巢穴拓宽了些。

忙完这些已经到了黄昏。

照理说这时候,贺天早就应该捕猎回来了,就算是心大如莫关山,此时也忍不住担心了起来。

推测了一下贺天最有可能的捕猎路线,磨了磨爪子,嗖得一下就窜了出去。

结果还没跑两步,一个转弯就撞在了一个大块头身上。

.

“关山哥哥?”

莫关山一抬头就看见贺天灰头土脸的冲自己傻笑。

身后还拖着个巨大的甲龙。

看着那个比贺天还大上一圈的甲龙尸体,莫关山心中升起一种名为自己儿子长大了啊的自豪感。



5


“甲龙实在是太好吃了!”贺天边啃甲龙腿边冲在旁边帮自己敷药的莫关山嚷嚷。

贺天身上被甲龙背后的刺划伤了不知道多少道,还粘连了很多草屑,脏兮兮的。

第一次见到这幅场景的莫关山心疼的不行,有些伤口都被弄得皮开肉绽的,许多灰尘附着在上面。

担心感染,莫关山去附近找了些能消炎的枝叶,先把伤口用唾液消毒舔净,再把树叶嚼碎了敷在伤口上当药用。

“你来一口。”

贺天咬了块甲龙肚皮上的软肉就往莫关山嘴里塞。

被塞了一大口肉的莫关山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嚼了半天好不容易咽了下去。

“就知道吃吃吃!你看看你都伤成什么样了?”莫关山舔了舔嘴,回味着刚刚那块肉的味道。

确实很好吃,真想再来一块,莫关山禁不住如此想着。

.

贺天看了看自己身上铺得满满当当的草药,清凉的感觉渗透进皮肤,本来灼烧的痛感基本消失殆尽。

开心地蹭了蹭莫关山的头,贺天又撕了几块甲龙肉往莫关山嘴边递。

“小伤,下次有经验了就不会了。”

“不行!你以后离甲龙远点!”莫关山没接,先是给贺天提了要求,大有一种你不答应我我就不吃你给我的肉的意味。

贺天没说话,拿嘴叼着一大块肉往莫关山嘴边蹭。

甲龙肉散发着诱人的香气,尤其是肚子上那几块,可以说是恐龙身上最好吃的部位了。

莫关山吞了吞口水,两人僵持了半天,最后竟是莫关山抵不住美食的诱惑败下阵来。

张嘴接下甲龙肉,一点一点慢慢咀嚼着,不一会就吃了个干净。

吃完后莫关山才察觉中了这家伙的圈套,居然用美食诱惑自己!

.

“贺天!”莫关山大吼了一声,气鼓鼓地往贺天身上跳,但又怕弄疼受伤的地方,只好使劲扒着贺天的脖子勒。

贺天被弄得有点喘不过气来,头一转,就把莫关山叼了起来。

“别闹!”语气里带着点不悦,因为身上的不适,忍不住皱起了眉头盯着小不丁点的迅猛龙看。

莫关山看着贺天近在咫尺严肃的嘴脸吓得身体都僵硬了。
这还是那个爱撒娇的弟弟吗?

出去捕了回甲龙,就变成真·特暴龙了?

手臂上的羽毛因为莫关山的害怕跟着微微颤抖着,说出的话也变得磕磕巴巴。

“我...我不是故意弄疼你的!”

“我知道。”猛然发觉自己的动作大概是太大了,吓到了自己的小宝贝。

“以后我会保护好自己的,也会保护你。”

贺天低声说道,脑袋在莫关山的怀里一直蹭啊蹭啊的,像极了撒娇的大型犬,不,是大型龙。

.

莫关山被他蹭得心扑通扑通的乱跳,不知道说些什么,抱着贺天的大脑袋不说话。

“关山哥哥,我喜欢你。”

又听到贺天如此说着,这次声音从怀里的穿出来,低沉却又掷地有声。

总不会是再听错了。

“嗯。”

莫关山小声应了一句。

“所以你不许和别的龙在一起!”

贺天把大脑袋从莫关山怀里抬起来,义正严辞地说道。

等反应过来这话什么意思的莫关山,像是一条被烤熟的龙一样,浑身发烫,心脏也不受抑制地跳动起来。

“你!你什么意思!”莫关山大吼。

“反正你答应我了。”贺天无赖地笑了一下,拿起一块肉就堵住了莫关山想要骂龙的嘴。

.

谁他妈就答应你了。

莫关山边咀嚼嘴里好吃的甲龙肉边腹诽着。



6


自从贺天学会捕猎之后,就不愿意再让莫关山出门了。

完全不顾莫关山扑腾着爪子挣扎,直接叼着脖子把莫关山扔回洞穴。

“喂!你让我出去!”

莫关山站在家门口冲贺天大吼。

“我去捕猎,你在家里好好呆着,现在天气太热了。”

正是正午,夏天的炙热的阳光照在皮肤上,让恐龙们都不愿意再多动弹一下。

边说着便拿了颗前两天捕获的雷龙蛋放在莫关山面前。

“你乖乖把这个吃完,我就回来了。”

“你这是把我当累赘,你长大了就觉得我没用了是吧!”

有点无奈的拿头蹭了蹭莫关山:“怎么会,我这是心疼你。”

话音刚落就被莫关山张嘴咬了鼻子一口。

.

“这么凶?”

“活该!”

贺天也没恼火,反而是宠溺的舔了莫关山一圈,最后给他把树叶铺好放上去。

“睡一觉我就回来了。”

挥舞着小短手扬长而去。

望着逐渐消失在洞口的贺天的身影,莫关山慢悠悠的卧在树叶上,靠着恐龙蛋神游天外。

从小适应群居的莫关山是没想到自己竟然会独自离开族群,不仅建起了自己的小家,还被一只特暴龙养着。

并且这种特暴龙,好像是把自己当伴侣养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自己把自己给卖了?

早知道当初就该把那颗蛋给吸溜着吃掉,就少了这么多麻烦。

轻轻敲开身边的雷龙蛋,吃着美味的蛋液,莫关山想起上次吃到的一颗食肉恐龙蛋,难吃的要命还酸不拉唧的。

如此类比,特暴龙蛋应该挺不好吃的,还是现在这样好,起码天天食物不用愁,还有人给暖窝。

.

莫关山确确实实卧在树叶堆上靠着碎蛋壳给睡着了,把头埋在火红色的羽毛里,尾巴缩成一团,活脱脱像一颗红色的火球。

贺天捕猎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莫关山缩成小小的一团,嘴里呓语着,末了还吧唧吧唧嘴。

没忍心叫醒对方,把自己捕获的几只似鸟龙悄悄放在旁边,自己去外面找水喝了。

被肉的香味唤醒,莫关山一睁眼就看见三只大号似鸟龙排排躺在自己面前。

吓了一跳之后又有些惊喜:终于!可以吃到似鸟龙了!

莫关山边这么想着,动作也迅速了起来,伸了伸懒腰,三两下跳到一个似鸟龙身上,张开嘴就开始啃。

啃得正欢的时候,就听到贺天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好吃吗?”

“好吃.....吧唧吧唧......特别好吃。”

看着莫关山吃的满脸通红,手爪并用的样子,贺天觉得可爱的不行,忍不住从背后靠近用自己的小短手搂上莫关山。

“你好沉!”

“吃了我的似鸟龙,还嫌弃我,真是不知好歹。”

不过贺天也真的怕自己太重把莫关山压坏了,慢悠悠的退到后面抓着另一只似鸟龙开始吃。

.

“当初没吃了你,真是赚了。”

莫关山边啃着龙肚子边感叹了一句。

“那可不,要不你现在不仅没似鸟龙吃,连伴侣都没了。”

“谁答应当你伴侣了?”

贺天轻轻咬着莫关山的脖颈威胁:“小心我吃了你。”

“唔...那我勉强答应你。”

边说着边用力啃了一口似鸟龙肉。

.

肯定不是因为似鸟龙太好吃了我才答应他的。

吃完龙肉趴在贺天背上上迷迷糊糊要睡着的莫关山如是想到。

.

end

.

评论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