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生气的时候PP特别翘

【轰爆】(ABO)霸道总裁和外卖甜心1-2

椒盐栗:

*这个沙雕土味ABO开始挖坑


*总裁轰x外卖小哥爆


*天雷滚滚,ooc




01




墨色浓云挤走正午的阳光,把原本蔚蓝的天空染上一层苍凉的灰白,高悬的红日被大片乌云遮蔽得无踪无影,天地间顷刻只剩下惨淡而压抑的昏黑。


爆豪胜己是被窗外灌进来的呼啸风声给吵醒的。


上午最后一节课只剩下最后五分钟,结结实实睡了大半堂课之后他整个人神清气爽,一下就被阴凉的风给拂清醒了。


爆豪胜己伸手关了窗,顺便瞥了眼灰蒙蒙的天——大片乌云挤在一起焦躁地流动,强风把窗外那棵香樟树的枝叶吹的簌簌抖动,明明睡着前还是万里晴空的天,此刻却已经是一副山雨欲来的架势。他又掏出手机看了眼天气预报,果然显示下午一点半会有一场倾盆大雨席卷全城。


不过不碍事。爆豪胜己收回手机,准备掐着放课铃响第一时间冲出教室。


——糟糕天气于他而言是好事,因为雨雪天送外卖会有额外的补贴收入。




爆豪胜己兼职送外卖已经快一月。他今年大三,课少得很,工作日的上下午稀稀疏疏排了几节课,每天中午都有大把富余时间。周围很多同学都开始利用空余时间实习或者打工,他家条件其实挺好,平常不差钱,对于兼职这事可有可无,只不过最近迷上了几款游戏,氪金买碟还要收周边,对一个学生党来说是笔不小的花销,他不好意思整天伸手问家里要钱,于是便理所当然干起了兼职。


送外卖对爆豪胜己来说其实是挺轻松的活计,一来不需要动脑二来也不怎么费体力,因为是大学生兼职,他每天中午固定只接10个单子,配送范围则集中在离学校不过几百米远的金融街。每天开着小电驴跑两个小时,把订单一一送到指定位置,下午继续回学校上课,晚上就能收到日结的工资,然后登录游戏美滋滋的氪金。爆豪胜己对这份工作很满意,他是个急性子,不太想跟其他同学一样过早去制度森严的大公司受折磨,他觉得还是骑着自己的小电驴在大马路上风驰电掣自在如风的时候比较快乐。


这个时候的爆豪胜己尚不知道,在这个社会,没有任何一份工作是会一路顺风顺水不受半点挫折的。就像这一日突然说变就变的天气,他的第一场“职业危机”也来伴随这场不期然的滂沱大雨来得毫无征兆。




爆豪胜己一下课就去洗手间换上了工作服——黑黄相间的Polo衫配上同色系运动裤,背后印着国内最大的外卖公司的大名——雄英外卖。紧挨在四个大字下面的则是小字体的公司口号:Plus Ultra。


换完衣服他又一刻不停地去停车棚取他的宝贝小电驴。这辆电动车是他自己存钱买的,价格不贵质量坚挺,风雨无阻十分耐操。本着送外卖也要帅得无可挑剔的原则,爆豪胜己甚至花心思把它改造了一番——他给原本纯黑的电动车喷了层漆,刷成了和外卖服一样的黑黄配色,还在车身喷了个爆炸的图案,看起来十分酷帅狂霸拽,配上爆豪胜己那张桀骜不驯的帅脸,每次他开得飞快在大马路上突突突的时候,仿佛身下的不是小电驴,而是哈雷摩托。


爆豪胜己单脚刚跨上小电驴,手机便传来叮咚一声,伴随着他已经听到耳朵长茧的一句机械女声:雄英外卖,您有新订单啦!


他掏了掏耳朵,把手机塞回口袋,然后将钥匙塞入锁孔,发动了车子。这个时间点定外卖的不用想也知道是谁——金融街420号的某个荞麦面狂魔。


虽然爆豪胜己送外卖的配送范围固定,也有不少经常爱点同一家店、因而也经常是由他就行配送的眼熟顾客,但像金融街420号那位那样每一天每个中午雷打不动天天必吃、并且只吃冷荞麦面的家伙,他还是第一次见。


这他妈对荞麦面是有多狂热。


不过他也懒得去评判顾客的喜好,人嘛,总有点口味上的偏执,像他自己就是个无辣不欢的人,这也无可厚非。而且那位姓轰的家伙据说还是上市公司的总裁,金融街420号那一栋高耸入云的TDBK大厦,据说几十层楼都是他的公司,爆豪胜己还记得第一次去荞麦面狂魔的公司送餐的时候,看到那里头金碧辉煌的装修差点就仇富。


不过霸道总裁家财万贯,口味倒是出人意料的很亲民,一份凉拌荞麦面就打败了五星酒店的海陆大餐,这让爆豪胜己有些意外,虽然他从来没见过这位土豪本人,每次都是把外卖放在前台就走,但直觉告诉他口味这么古板的家伙应该是个年迈的老头子。




爆豪胜己开着小电驴,照常去合作的那几家餐厅取餐。金融街420号在整个CBD区域的最南面,他一般从西北方向的几家公司先送起,绕一圈把中间的都送完,去420号交付完最后一份荞麦面,再沿着朝南方向骑回学校——这是最快捷的路线。


中午的天气依旧阴沉,天空黑压压一片,大风把他可怜的小电驴吹得歪七扭八。爆豪胜己不敢把车开得太快,看这架势早晚有场大雨,他出去上课前没带伞,下课后也懒得拿,直接马不停蹄去送餐——反正天气预报说一点半才有雨,他一般都会在一点前结束配送,侥幸想着刚好可以躲过这场风暴。


盲目信任天气预报的后果就是被大雨淋了个浑身通透。这个初夏的第一场暴雨,还是迫不及待、气势汹汹地砸了下来。


爆豪胜己已经将餐品送了过半,剩下四份外卖,除了荞麦面以外其余都在同一栋大楼。这时候雨像断了的弦一样急匆匆地落下,起初并不是很大,爆豪胜己拎着餐盒跑进大楼送完三份外卖,出来却已经是滂沱暴雨,伴随着呼啸的狂风。他看着自己被风雨摧残的小电驴,还来不及心疼,就收到了手机里外卖系统传来的“您有订单即将超时,请赶紧送达。”


糟糕——爆豪胜己心下一凛,他看了眼时间:12:50,只剩10分钟。今天因为天气糟糕、路况拥堵,他不得不放慢了行驶速度,否则放在以往,他至少有20分钟的时间送最后一份订单。


从这里开车到420号差不多10分钟路程,本来他稍微赶一赶还不至于延迟,但外面这个狂风暴雨的天……爆豪胜己咬了咬牙,一脚跨上车踩下油门——管不了那么多了,再犹豫就真的赶不上了。




02




事实证明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爆豪胜己在泥地里翻车的时候,看着不远处已经映入眼帘的TDBK大楼,明明只剩下百来米的距离,明明胜利在望可以踩着点到达,结果命运偏偏跟他开了个玩笑。


为了在一点准时送达,他不得不抄小路走快道。于是他放弃了需要转弯的水泥大道,驾着小电驴横跨了一片泥洼地——然后可怜的小电驴就这么光荣牺牲了。


爆豪胜己看着一旁被震碎的车头,一边肉疼昂贵的修理费用,一边小心翼翼地揭开被自己兜在怀里的外卖盒子——在一地狼藉中,只有它还是完好无损的。刚才翻车的瞬间,在看到后座的外卖箱被震开,包装严实的荞麦面从箱子里飞出,眼看着要扎进坑坑洼洼的泥泞地时,爆豪胜己下意识的动作,居然是反身扑过去接住了正在坠落的餐盒,然后牢牢地护在了自己怀里,他在泥水地里滚了两圈,替那尊贵的荞麦面扛下了风雨的暴击和淤泥的伤害,动作流畅得跟在演动作片似的。


他抹掉包装袋上沾到的些许泥土,然后勉力支起身子,一瘸一拐地朝着不远处的大楼走去。


某个荞麦面混蛋今天一定要给老子感恩戴德地吃完——他恶狠狠地想。




“天哪!”前台的妹子惊呼一声,一下吸引了不少来往的目光,“你这是从非洲送来的外卖?!”


前台女孩长着一张甜美可人的娃娃脸,此刻却一脸嫌恶地看着眼前历经风雨终于送达的外卖,又更加嫌弃地看了看眼前满身脏泥的外卖小哥。


“还有,”她双手环胸,趾高气昂,“你迟到了。”


爆豪胜己瞥了眼大厅的挂钟——的确迟到了两分钟。


“抱歉,”他简单解释了一下在路上遇到的状况,然后说:“这顿饭算我头上,另外我等下再给你发个赔付红包。”


“你说什么?!”前台小妹不知道有没有把他话听进去,又摆出大惊小怪的表情:“这是钱的问题吗?!我们总裁缺你这点钱?你知道我们总裁平时有多忙吗?他的每分每秒关系着多少财务流动你知道吗?现在你浪费了两分钟你赔得起吗?!”


“你他妈话怎么这么多,”爆豪胜己皱了皱眉,他本来不太想跟个女人计较,再说自己的确是延误了,就想着忍一忍道个歉再赔点钱了事,没想到这女人喋喋不休烦得要命,说话也很不尊重人,他实在再难保持风度,干脆破罐子破摔,懒得跟她客气,不耐烦道:“都说了我承担我赔钱,你还要老子怎样?把这碗面拍在你那张大脸上,然后回去重新做一份给你们那个白痴总裁吗?!”


等前台消化完这么一长串话,霎时间连脸都绿了。她气得胸膛剧烈起伏,面对这么个气势汹汹的少年,却不知该怎么反驳。


“你、你……”她憋了半天,最后气急败坏道:“我现在就要举报你!”


“你举报呗,”爆豪胜己朝她咧嘴一笑,“举报也就扣点钱,你知道我平时要送多少外卖吗?每分每秒关系着多少外卖流动吗?现在你把我举报了,你赔得起人家的外卖吗?”


“你……你过分!”前台没想到这人居然套用自己的话反击,一时哑口无言,气得立马拿起手机噼里啪啦按下一串数字。


“这是怎么了?”


前台女孩还没来得及按下客服电话最后一个数字,爆豪胜己则刚转身准备离开,一道温润低沉的嗓音便从不远处传来。


“总、总裁?!”前台惊慌失措地叫了声,最后一个数字终究没能按下去。


爆豪胜己下意识顺着她的目光望去,然后他看到了不远处站着一个西装革履、身长玉立的男人。


那男人长得非常好看——身高腿长、容貌俊美,眉眼精致温润,脸部轮廓却英挺,左眼周围有一道深色的伤疤,但很神奇的,这圈伤疤居然没有给他的容貌减分哪怕一星半点。他穿一身剪裁精良的深灰色格纹西服套装,左胸口的口袋里缀着一枚一尘不染的白色方巾,整个人看起来温雅又矜贵。


爆豪胜己曾经还很酸的感慨过这栋公司大楼奢侈辉煌的装修,此刻看着眼前的男人,他却诡异地产生了一种这个人好看到让他所处的地方都蓬荜生辉起来的感觉。


就是这发色挺叛逆——爆豪胜己看着他一半红一半白的诡异发色,想着果然脸好看可以为所欲为吗,为什么这么奇葩的发色都能有人染的这么帅?


他盯着眼前的男人看了几秒,发现对方也正在看自己,眼里有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所以……这就是传说中的荞麦面混蛋吗?


原来并不是糟老头子。




“总裁,您怎么来了?”爆豪胜己目瞪口呆地看着前台的女孩像换了个人似的满脸殷勤跑到那男人身边,又堆着笑脸跟他赔礼道歉,“实在非常抱歉,今天因为送餐的出了事故,所以让您久等了。我这就去处理,马上给您准备新的午餐,然后让送餐公司开除这个不负责任的外卖员。”


“出了什么事故?”轰焦冻重点抓得让前台和爆豪胜己两个人都觉得很奇怪,他上前检查了一下自己的餐点,又问:“为什么要开除?这不是还好好的吗?”


“这……”前台抽了抽嘴角,没理解这位永远把荞麦面放在第一位的总裁今天怎么有空关心起无关人员来,她顿了顿,把爆豪胜己翻车出事故的事情一笔带过,又添油加醋地把他迟到和无礼的态度向轰焦冻控诉了一遍。


轰焦冻听完一言不发,只是再一次揭开餐盒,看了眼自己的午餐。新鲜诱人的面条卧在精美的包装盒里,与他以往每一天吃到的并无差别。


——好饿。


他又强迫自己关上盒子,告诉自己得先解决眼前的境况。


其实这是轰焦冻第一次在午饭时间下楼。以往都是前台的工作人员帮他送上来,或者是他的秘书下楼帮他取来。今天是特殊情况——因为这是他一个月以来,第一次没有准时收到自己一天之中最期待的午餐。


轰焦冻开完会没什么事情做,于是便下来看看自己心心念念的午餐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然后他看到了一个月来每天准时准点帮他送达最心爱的午餐的外卖员——还是个帅小伙。


尽管这个臭着脸的外卖小哥浑身上下又湿又脏,脸色还很难看,看着他的目光也绝对称不上友善,可轰焦冻不知怎么的,在看到爆豪胜己的那一瞬间,心情莫名变得十分愉悦,连肚子里折磨人的饥饿感都瞬间抛到了脑后。


原来这就是每天来给他送美味荞麦面的天使——轰焦冻忍不住盯着眼前脏兮兮的男孩看,长得很帅,身材很棒,浑身都是泥水也掩不住他身上散发出的天使一般的光芒。是这个男孩,每天风雨无阻地准时为他带来一日之中最快乐的时光,他送来的荞麦面是那么美味,并且从来都不迟到,即使是这样狂风暴雨的天气,也兢兢业业地为他带来了快乐,这一定是天使吧。




“喂,”轰焦冻微微走神,没意识到自己已经盯着人家看了半天,爆豪胜己被他看得不耐烦,语气不善道:“你这半分混蛋看够没有啊?”


轰焦冻想也不想:“没有。”接着他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又赶紧解释:“抱歉……我只是在想,你在下雨天出了车祸,我的餐点却还是完好无损,实在是很感谢你。”


爆豪胜己哼了声,心情稍微好转了些。心想这个白痴总裁倒是通情达理,不像那个烦人的前台。


“废话,老子把它护在怀里没让它摔。不然不得饿死你这荞麦面狂魔?”


轰焦冻怔住。他发现自己心跳很快。


这真的是天使——他看着爆豪胜己,仿佛看到这个金发男孩身后挥着一对洁白的翅膀,浑身上下镀着金色的光芒。


“仓木小姐。”他唤了秘书的名字。


“是。”轰焦冻身边一身黑色职业套装的中年女性恭敬应道,然后朝他微微颔首。


“帮我选购一辆耐用的车。”


“是。”


爆豪胜己一头雾水地看着眼前的两个人。


轰焦冻上前走了两步,朝他笑了下,爆豪胜己觉得自己在那瞬间差点被闪瞎——他妈的长得这么帅不要随便笑好不好,很犯规知道吗!


“我给你买辆车吧,”爆豪胜己眯了眯眼,怀疑自己产生了幻听,因为他见某个第一次见面的总裁对他说:“不然下雨天送外卖太危险了。”

评论

热度(10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