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生气的时候PP特别翘

【我被最讨厌的体育生掰弯了】一

Robort夫人:

开一个新坑,校园,1V1,长篇,慢热,非常矫情注意避雷


【我被最讨厌的体育生掰弯了】 


文案:


美术大佬男神贺X美术小白体育生毛


我一直体验着人生疾苦在污泥里拼命生长,我没见过太阳,后来我遇见你了。


这是一个互相救赎的故事,非常非常的矫情注意避雷,HE,长篇,略压抑,主贺天视角。


里面会有我个人的人生感悟和故事。


 


虽然我是自由自在,但我一定会爱上你。


虽然我还有点紧张,但我一定会爱上你。


——————【我一定会爱上你】谢春花


一:


以一种怪异又颓废的姿态,黑发少年窝在天台上的一个角落,白色的校服衬衫沾染了泥土。


他半仰着头看天空,云很少,连在一起要断不断,贺天轻轻皱着眉,嘴唇抿成一线,半响突然张口吐了一句脏话:“妈的,要断不断磨磨蹭蹭的真膈应人。”随意把烟捻灭在地上,好像觉得灭的不够彻底又狠狠捻了两下,而后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伸出一只手轻轻搭着栏杆慢慢走,夕阳的余晖把他的影子拉的很长,他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猛然回头看向刚刚坐过的地方,他看起来有些犹豫但最后还是用和刚刚一样慢吞吞的速度走了回去,把地上的烟头捡了起来。


走廊上空无一人,右手边是教室左手边是窗户,他哪边都没看就一直昂着头向前走,看着望不到头的走廊,脚步一顿拐进了旁边的男厕。


胡乱洗了一把脸水珠一点点滑过脸颊滴落在水池和衣领上,镜子上也甩上了很多水迹,贺天把头发撩起来露出了眉毛和额头。


是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都十分好看的脸,贺天用手指揉了一下眉头,又对着镜子皱了下眉,仔细端详了一下又把刘海放了下来,看起来有点失落。


是的无论怎么说都十分完美,就是眉眼间有着不属于这个年龄的戾气。


在教室门口了贺天又停下了脚步,揪起衣领闻了一下,没有烟味,才走了进去。


他的位置在最后一排,停在自己桌旁敲了敲同桌寸头的桌子让他让开好坐进去。


贺天十分喜欢靠窗的位置,说不出理由可能是因为这里离太阳的距离比较近吧。


寸头清醒过来后看到贺天回来了有些惊喜,赶忙让开位置,贺天一坐下他就兴致勃勃的凑了过去。


一瞬间和人距离很近让贺天觉得有些不适,不动声色的拉开距离,脸上一直是礼貌的微笑,但仔细看过去笑意却不达眼底。


“老大老大我们班要新转来一个学生了!”看着寸头很是激动的模样,贺天不想打断他就接了话:“恩?”让他接着讲。


不过真少见啊,他们班是美术班现在转来学美术有点难。贺天胡乱想着。


寸头见贺天有了一丝兴趣马上接着讲下去了:“要来的是三班的那个红毛体育生,就是打过我的那个!”


贺天心想,打过寸头的人多了去了,我怎么会知道。不过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红毛打篮球的画面,不确定的想,我们学校好像的确有个红发体育生。


“哪一次?”


“就是那次你没来帮我的那会!给你打电话结果你关机了的那次!”


哦,那次啊。


贺天想起来了,寸头的确被一个红发痞子打了但是那天他正不高兴着,就把手机关机自己去酒吧寻欢买醉去了。心里冷笑一声,开玩笑,要是被你们发现我去酒吧我贺天在三中还怎么混,苦心经营这么久的人设可就都没了。


贺天对寸头点点头表示自己想起来了,还不忘卖人设:“都是过去的事,以后别招惹人家了,都是同学。”讲完后在心里厌弃着自己,太恶心了这话。


他贺天最大的一个特色就是十分讲义气,寸头再怎么说也是他兄弟,在他困难的时候帮过他一把,打过他兄弟的人在还没认识的时候贺天就把印象分打成了负分,十分霸道无理的就开始讨厌人家了。


过了这节自习课就是去画画了,还没下课就有同学开始稀稀拉拉的离开教室,贺天随意把钥匙交给了一个女同学后就拿出课本学习,没再去接寸头絮絮叨叨的无聊话。


贺天不怎么喜欢讲话,还有一点原因就是即使不接寸头的话寸头也不会觉得尴尬,这就是贺天更喜欢和寸头相处的原因,是很傻气的一个小孩,这是贺天见到寸头的第一感觉。


贺天踩着铃声走向画室,他前面是一个走路很痞的红发少年,那少年也慢悠悠的看起来不着急。


哦,这就是新同学啊。


在铃声结束的前一秒贺天突然加快了步伐超过红发少年抢先一步进了画室,卡着最后的铃声。


贺天看到了那红发少年突然惊愕的眼神,难道他一直不知道自己就跟在后面吗?


“同学你迟到了,去操场上跑一圈。”贺天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在门口呆立的人,那人感觉有些无措想张嘴说些什么,最后还是一句话没说只是狠狠看了一眼贺天就转身跑步去了。


贺天没有愧疚,如果他不抢一步要去跑步的就是他贺天了。


他们班交美术的老师是个地中海大叔,姓胡,大家都叫他老胡,人非常龟毛,画教的怎么样就不说了最奇葩的是他十分痛恨迟到的人,每天提前五分钟进教室卡人,在铃声结束后慢一秒进教室就算你迟到,他最讨厌的学生就是贺天,总是在铃声前一秒进教室。他曾放话一定会抓到贺天让他去操场跑步了,可是一个学期过去了也没抓到。


“贺天!你又要迟到了!”


贺天无奈的向他点点头,向他笑的十分乖巧:“对不起老师,下次会早一点。”


每次都是这样也没见贺天哪次来早了,老胡气得一抹脑门,伸出手指点点贺天,张嘴要骂了半天也没骂出:“坐下!”


贺天看老胡开始查阅作业了就把身体放松向后靠着墙,翘起一条腿准备掏出手机。


刚打开微信看了一眼99+的消息就一阵头疼,挑了一个顺眼的头像准备回复他,手刚按上打字键就又被老胡点名了,声音之大让贺天耳朵嗡嗡的疼,把腿收好,抬起头准备听老胡说教。


“你这次作业作的不错不过耳朵那里画的太不走心了吧!给我认真点听到没有!”


贺天胡乱点着头一边腹诽:每次这么骂我还不是把我的画当模范?


老胡点评作业的时候红发痞子已经跑完步回来了,站在门口报告。


老胡一推眼镜眯眼笑了起来:“不愧是体育生跑一圈真快。那什么莫关山你就坐最后边去吧,就贺天那里有位置了。”


贺天觉得有些尴尬,他和莫关山对视了一眼后还是率先礼貌的笑了起来,主动站起身让开位置让他进去。


“恩......你好,贺天。”我比较大度就当他瞪我那一眼没发生过吧。


“......”贺天看到红毛像看白痴似的看了他一眼,满不情愿的回握住贺天的手,敷衍了一下就松开了:“莫关山。”


这红毛真讨厌,我都主动低头了竟然还这种狗屁态度。


贺天很不爽。



评论

热度(94)

  1. Tony生气的时候PP特别翘Robort夫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