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生气的时候PP特别翘

【不死不休马戏团】老.鸨贺总X赌.场大佬毛毛.强强.第一章.『欢迎光临』

名为禾城氢征的阿瞬:

【不死不休马戏团】老.鸨贺总X赌.场大佬毛毛.强强.第一章.『欢迎光临』
.
.
.
第一章『欢迎光临』
.

莫关山自从记事起就没遇到过这么丢面的事。

他是A城数一数二有头有脸的人物,黑白通吃,上层不缺撑场面的人,撑场子从不少打手,花钱如流水,固定的小情窝少说也有七八个,情.人更别说换过多少个,其中一半以上人的名字脸面,他都早已记不住星星点点。

有钱有势,被人各种拍马屁吹捧是他莫关山的日常,他的生活一直都是顺风顺水,基本上没被什么磕绊过,对家倒也是有的,但早就被喂了狗,莫关山做事向来遵循永绝后患不留活.口,不论是想在他身边分一杯羹还是跪地求饶想要一条命的人都是掰着手指头数不尽的,通通都是对他毕恭毕敬,顺从得像个孙子。

这世道对于早已有一片天地的莫关山来说,自然是什么都顺着他,什么都替他涨脸面的。
长时间的安逸让他已经忘了居然还有人有在他这个太岁头上动土的胆子。

他的一个叫做Leo的小情.人被拐跑了,半点预兆都没有,本来莫关山压根不在乎小情.人的存在,但这事明显损了他的面子——听保镖的汇报,Leo顺从地上了那辆带走他的轿车,那车将他带去了城东一家夜.总会。

那家夜.总会莫关山这个土生土长的A城人自然有所耳闻,说白了就是个牛.郎店,店主贺天也是开了十几家大场所的地头.蛇,因为家庭有些背景,所以条.子也不敢找他的麻烦,莫关山是赌.场老爷,贺天是富贵鸨.爷,两人的生意并没有什么交集,一直倒也算安稳。

现在这家伙,是把自己身边的小嫩肉撬走带到他那儿做生意了吗?Leo似乎还是自愿的,不舒舒服服的做自己的情.人,反而被引.诱去卖.屁.股?!

不论对方用了什么手段,这简直就是公开啪啪啪打烂了他莫关山的脸!

这口气他莫关山是无论如何也吞咽不下去的。

莫关山当机立断地叫上些撑场面的手下,坐上自己那辆红色的跑车便直开向贺天的老巢。

.

夜.总会之类的地方莫关山光临得并不多,毕竟他自己就有那么多玩乐的地儿,艳.遇什么的他也嫌不干净,不如在自己的那些温柔窝找乐子。

但刚刚踏入贺天那家伙的地盘,莫关山便察觉出这家伙估计是有点性格的,至少品味不差。

没有让人眼花缭乱的杂乱灯光,但毕竟是夜.总会,整体光线还是偏暗的,装潢风格是灰色,巧妙地隐藏在角落的旋转灯缓慢移动着海蓝色的光,大厅四周用大理石砌出了环绕的水池,下方的灯光正将粼粼闪动的水光倒映在墙面上,原本整体是性冷淡的风格,却又有些说不出的暧昧。

大约是因为此时还是白天,别说客人,店内的小侍都不多,有几个男孩看莫关山带着十几个男人面色不善地走进大厅,倒也不慌不乱,毕竟在这一行只要不是新手,类似的场面也早已经不是第一次见了。

莫关山瞥了一眼四处摆放的灰白色花瓶,里面无一例外地放着新鲜的蓝紫色矢车菊。

虽然并没有什么联系,但他仍旧冷哼了一声:“死.娘.炮。”

虽然对于贺天一直都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但想想他一个鸨.爷,大约就是那种浓妆艳抹做着奇葩发型的三四十岁不男不女的类型吧。

莫关山这般思索,越发觉得这事儿没完,自己怎么能在一个死.人.妖的面前丢面?

他一屁.股坐在柔软的皮质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叫贺天出来,敢动什么歪脑筋的话,别怪我掀了你们的场子。”

莫关山的话音还未落下,便被低沉磁性的男音给打断了。

“哟,莫大老板大驾光临啊。”

莫关山皱紧眉头看向那从楼梯上走下来的男人,男人身形高大,简单地穿着着一件黑色外套,宽松的工装裤也掩饰不了那笔直修长的腿,容貌更是难得一见的极品。

莫关山下意识地吞咽了口吐沫,没想到这破地方还有这种能入得了眼的鸭子,如果不是正事在身,自己怎么也得撩.拨这美人几句。

心下被美.色.引.诱得痒痒酥酥,但莫关山面上还是一副不耐烦的模样,他一眼横向了那走近的美人,没好气地吐出了脏字:“你他.妈是什么东西?”

“奇怪。”男人面上带笑,仿佛压根看不到莫关山身后那一个个虎背熊腰的打手,安安稳稳地坐在了他的对面,“您不是要见我吗?”

妈.的。

莫关山在心里暗骂一声,他其实是个万年颜控,对于长相优秀的家伙一般就会本能地心生好感,谁知道面前这模样俊美的家伙,居然就是和自己抢人的罪魁祸首呢!要知道他莫关山可是最好面子的了。

这般一想,心下又多了些厌恶,面前那张精致的脸孔看起来也越发恼人了。

莫关山冷冰冰地上扬了一下嘴角,下一秒便垮塌下来:“是店里资源不够吗?从我这儿抢人?你长得也人模狗样的,完全可以自己也脱.了裤子给你的破店撑场子吧?”

“莫老板,嘴巴放干净点。”这番难听话让贺天不怒反笑,他安逸地靠在沙发靠垫上,点了支香烟,抽了一口才接上了话,“我开的工钱合适,您的小情.人和我走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这好像只能证明您对情.人不够大方,腿长在您的情.人自己身上,您说是吧。”

对方轻描淡写还故用敬语的态度实在让莫关山窝火,但他偏偏又想不到什么有力的话回击,毕竟他的确就是只把情.人当作消遣,他向来对情.人也没有约束,谁要走也绝对不会留,估计也就是因此,Leo才敢和贺天走人。

但情.人自行离开和被人引.诱,压根就不是一个道理!贺天这家伙满嘴的谬论,是把自己当傻子吗?

“我不和你废话。”莫关山怒极反笑,他冷眼看向贺天,音色也狠厉起来,“别和我扯东道西,我今天就一句话,你把人还给我,我们还能交个朋友,如果你不还,别怪我不给你留脸面。”

“何必为一个无所谓的宠物大动干戈呢,莫老板,我们都是做生意的,谁都不想有损失,我不会还人,但可以换人。”

贺天略微眯了眯眼睛,他似乎一点都不感到紧迫,面上还带着笑,手上却挑衅地将吸了一半的香烟轻抛向了莫关山,那香烟装在沙发的边缘,溅出几朵火星,滚落在莫关山的脚边熄灭了:“比如,你留下。”

“你他.妈!……”

这明显带着羞.辱意味的话让莫关山身后的打手斥骂出口,迈出步便想要开始闹场。

但莫关山抬起手,躁动的打手便全部退后了一步并噤了声。

“现在事情不是把人还给我就能解决的了。”莫关山皱紧了眉头,他还从未见过有谁在自己面前敢这么吃了熊心豹子胆的,虽说贺天背景不浅有嚣张的资本,但怎么说也没什么资格在这儿和自己玩硬碰硬吧。

原本靠在沙发上的莫关山微微做起身体,翘着的二郎腿也放了下来:“贺天,你自找的。”

贺天一脸玩味地看着莫关山,也没应话。

对视了不过一秒钟,莫关山猛然伸腿将桌上插放着矢车菊的花瓶踹向贺天,矢车菊泼洒出来,遮挡了贺天的视线。

莫关山随即跳起身,一脚踏上桌面,迅速地侧过身便狠狠地踹向贺天的头,那速度和力道,几乎是想把贺天的脑袋踹成烂掉的西瓜。

贺天吹了声口哨,反应极为敏捷地跃上沙发,翻身单手撑住沙发的靠背,轻巧地躲过了莫关山的攻击,一个跃身跳在了他身后的茶几上,而莫关山则站在了贺天刚刚所坐的沙发上,沙发太过柔软,他的鞋有一半都陷了下去。

与此同时,那被踢飞的花瓶砸落在了地上,啪咔一声报废了。

莫关山锐利的视线死死地盯着贺天,微微弓伏下身,几乎还未停留满一秒钟便再度攻进。

莫关山的拳风凌厉,修长结实的踢腿更是招招狠快,贺天迅速挡住他的几招,都觉得绷紧的皮肉都被震得发麻。

狭窄的茶几明显不够做为两人的战场,莫关山有意步步紧逼,将贺天逼下了茶几,自己借助身处高处的优势跃身抬腿,再次攻向对方的要害。

贺天眼疾手快地一把握住了莫关山的脚踝,将他的腿微微掰开了一些,手指不怀好意地探.入了他的裤脚,抚.摸上他光.滑的皮肤,那双墨色的眸子盯着他轻.挑道:“你的腿真直。”

莫关山几乎是本能地颤了身,一张脸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红的像只煮熟的虾。

这狗.东西,居然敢在这么多人面前这样对自己动手动脚的,当真是活腻歪了吗?!

“我.操……”莫关山咬着牙用力甩开了贺天的手,再度攻了过去,他的动作因为气恼变得更快更急,但因为太过急躁,反而露出了不少破绽。

而贺天也不再一味防卫,如同一只黑豹般没有一丝懈怠地躲过莫关山的拳头并巧妙捕捉了他的漏洞,弓起身体一拳结结实实地猛击在了莫关山的腹部。

莫关山站在一边的手下见自家老大落了下风,不禁也攥紧了拳头,但却没有人上前——现在的境况明显是一对一,按圈子不成文的规定,谁都不能够插手的。

莫关山退后了几步,贺天的这一拳让他的五脏六腑几乎都揪在了一起,喉口泛甜差点儿没吐出一口血来。

挨这一拳换做是其他人,恐怕已经倒地不起了,而莫关山只是踉跄了两步,连本能地按住肚子的动作都没有,下一秒便又做出了继续一对一的进攻姿势。

贺天盯着面前的红发男人,心里生了些兴趣。

这家伙,还有两把刷子,不过刚刚交手的这几招,他应该也明白彼此的差距,居然还不肯就罢。

死要面子的倔强,倒是也挺有意思的。

“你应该清楚,胜负已分。”贺天从烟盒中取出一支烟,叼在嘴里拿出打火机准备将其点燃,“别和我闹了。”

“分你个头!”莫关山见对方还是这副悠闲的模样,心下更是来气,迅速蹲下身对贺天来了个铲腿。

“……”被打断点烟的贺天微微皱起眉,他衔着香烟,动作极快地一拳挥向莫关山,在他身体惯性后靠的同时反身一手掐住了他的后颈,将他重重地抵在了沙发的扶手上,“让你别闹了,听不懂?”

“我.操.你.妈!……操……你他.妈放开!”莫关山用尽了力气想要逃出贺天的压制,但他现在被抵住使不上劲,贺天的力气更是出奇的大,那手和铁钳似的纹丝不动。

贺天漫不经心地瞥了莫关山一眼,不急不慢地点燃了香烟,吸上一口后冲他的那群有些怔愣了的打手抖了抖烟灰:“都别动,我可不知道会不会一个不小心扭断了你们老大漂亮的脖子。”

“闭上你的臭.嘴!!”莫关山没想到这家伙嘴里的轻.薄词句一个接一个,他感觉自己如果自己是个气球,估计已经要爆开了。

贺天低头看着莫关山的侧脸,有些好笑地凑近了他:“我之前都不闭嘴,你觉得我现在会?”

莫关山咬咬牙,恨恨地盯着这个男人可恶的面孔——这笔账他是记下了。

“别这样看着我。”贺天笑面虎似的慢悠悠地说着,夹着香烟的手顺着莫关山的脊背向下暧.昧地抚.摸,停留在他饱.满的臀.部上,“我不打算把你怎么样。”

莫关山闻言还未破口大骂,就感到自己的屁.股.蛋上传来尖锐的疼痛。

贺天居然敢在众目睽睽之下捏他的屁.股?!

莫关山几乎都懵了,他的打手也完全愣了神,毕竟一直享尽好处的莫关山还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敢在他头上蹦迪的玩意儿。

贺天却还是笑嘻嘻的,他凑近了莫关山的脑袋,几乎就要吻上他的耳朵。

“我这儿永远乐意收买莫大老板,高价。”

.

.

.

TBC.
弃临的梗.
食用愉快.

评论

热度(225)

  1. Tony生气的时候PP特别翘名为禾城氢征的阿瞬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