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生气的时候PP特别翘

[贺红]我床伴要出道了/01.02.

葉靥_:

 


爆红大明星莫关山x“穷学生”练习生贺天


题名即剧情 相爱相杀共同走向宇宙巨星再…退休???


甜 搞笑 争取挤出肉. 渣


#(剧情全都是我瞎编的 大家看个乐就好)


必须HE 不是很长 十几章大概


 






01.最近忙么,今晚有空么?


 


 


 


莫关山搬到别墅已经一个月了,但是算是今天,他才第三次睡在这里。


 


实在是太忙了。


 


 


“阿山,明天你好好休息啊,后天还得飞墨尔本。”莫关山听到刘哥的声音头皮都发麻,嗯了两声立马挂了电话。


打开电视又瞅见正在重播的电视剧,主角是自己。膈应的莫关山立马关了电视。


 


这种微微别扭的状态已经持续了半个月了。


莫关山还是不能很好适应自己已经红了的事实。


 


 


艹,老子还怎么做自己啊。


本来只是想靠着脸赚点钱就收手开店养老的莫关山,明显低估了娱乐圈这条大河的深度。


 


本来是模特的莫关山被经纪人发现,本着签个合约混个两三年赚了钱就不干了的心态,莫关山答应了,随后形式化的发了歌,演了些不起眼的小角色之后又参加了一两个不温不火的综艺,眼瞅着没多久就可以告老还乡了。


一切都在参演了一部一看就不会红的搞笑题材的电视剧之后变了味。


 


 


那时的莫关山在家一边抠脚,一边想着等合约结束开餐馆还是咖啡店,之后莫关山就收到了经纪人的电话。


 


莫关山参演的电视剧本来只是网播,但后来不知道怎么被电视台低价买了放在夜里播出,莫关山出演的男二是个冷漠的搞笑角色,莫关山演出的时候还一度有点排斥。


他这么高冷帅气的人怎么会适合。


 


 


可是播出后铺天盖地的本色演出又让他有点迷失自己。


算了,没人欣赏我的优秀。


 


 


炒出话题度之后,莫关山之前的模特走秀又被翻出来回锅炖了一边,参加的综艺也被挖了出来,发的歌也上了热搜榜单。


莫关山在想是哪个孙子买的热搜,给他知道了不抽死他。


 


就这样,茫茫娱乐圈本来不想火的莫关山毫无预兆的火了。


 


连轴转的莫关山参加了七档综艺,三个广告,四本杂志,还有好几部片子在谈。直到莫关山站在公司的桌子上吼叫着再不让休息就自杀,才从经纪人手里扒拉出一丝的空闲。


 


 


莫关山睡到第二天中午的时候被枕边的手机震得口水都快留下来了,才迷迷糊糊有了点知觉。


 


“谁找老子?”


“阿山…你现在好歹也火了,能不能别再这么嚣张啦!”电话那头的见一明显很跳脱,“我快到你住的地方了,打了七八个电话你也不接!”


 


“啥玩意…等下…我换地方了,我把地址发给你。”莫关山晃晃脑袋线路连接上了。


 


瞅着镜子里的自己,莫关山咂着嘴有点不是滋味。


说不意外是假的,突然被这么多人喜欢难免会有点手足无措,莫关山刀子嘴豆腐心,嘴上虽然说这烦死了,心里却还是有点美滋滋。


这么多人喜欢老子,真有眼光。


 


 


随便抓了抓头发,莫关山盘算着要怎么利用这半天好好放松放松。


 


 


 


见一拎着包进屋的时候朝着四周瞅了好几眼,“红毛,你这是发达了啊!”


“别埋汰老子,我都快烦死了。”


 


 


“展希希,人家也想住这样的方向。”见一转过身子,眨巴着眼睛瞧着展正希。


“做梦吧,梦里有。”


 


 


“你两要腻歪就给我出去啊。”莫关山皱着眉头,一脸不耐烦,“一天到晚有完没完。”


“那你自己找一个呗。”见一把袋子扔给莫关山,“都是吃的,你注意身体啊。”


 


 


“找一个?我这个阶段找一个不就是找死。”莫关山真想掐死见一这个缺心眼。


 


“行了,你两别吵了。”展正希终于出来调节了。


“不过你的确可以自己找一个。”


 


“艹,你两就是来埋汰我的吧。”


 


 


三个人是高中同学,莫关山高中毕业之后就跑出来当了模特,没继续念书,不过两个朋友还是保住了,像他这种炸毛刺猬能有朋友也不容易。


 


 


因为晚上两个人要去展正希家吃饭,几个人聊了聊天,五点多的时候见一和展正希就从莫关山的别墅离开了。


莫关山有点无聊的躺倒在沙发上。


 


回想着两个人说的找个对象。


 


 


莫关山在高中的时候,对自己的取向认识还是存在问题的,不过好在遇到了那两个,也算是帮了他一把。


莫关山刷着手机看着联系人。


 


 


列表里能联系的人不多,工作上的人占了百分之九十,除了见一和展正希,好像连个说话的都没有,莫关山划了三四次,就在准备放弃的时候忽然看见了贺天的名字。


 


 


莫关山一年多前的时候,有过一个固定床伴,叫贺天。


莫关山这个人,是个典型宁肯自己撸到死,也不和不熟悉的人做这种事的人。


他和贺天属于酒后意外,却发现很合拍,你来我往的联系过两次之后,就成了固定床伴,毕竟这个圈子里,能有个相互信任的固定床伴并不容易。


 


不过中途莫关山手机坏了一次,因为一直在忙工作的事,就用着另一个手机,也没存号码就再也没有约过,后来补办了卡找回来号码,却也没继续联系。


算起来也差不多半年了。


 


两个人掐手指算起来应该有过七八次的床.上活动,不过两个人除了名字之外,几乎没有互相尝试过了解。


也是莫名其妙。


 


 


两个人床上你叫我喊,抱着亲密的像是一辈子不分开。


事后一个厕所一个阳台抽烟缓解尴尬。


 


 


莫关山浅尝辄止的只知道对方是个学生,出于一种奇怪的学生都穷的心理,莫关山每次都会在厕所留下一沓钞票想着给他改善改善生活,毕竟自己以前是很穷的。


但又怕伤害到他的自尊,每次都会提前离开。


 


 


莫关山想起这些又有点恍惚,算起来也是半年多没开荤了,也不知道对方还记不记得自己。


大概是刚才被见一和展正希刺激的,莫关山发了条短信给对方。


 


 


“最近忙么,今晚有空么?”


 


 


02.你怎么在这


 


 


这时候的贺天正在屋子里收拾自己的行李。


 


“明天我自己去。”


“等到了墨尔本我们再联系,那边肯定忙着,你自己去轻松点。”


 


 


贺天挂了电话,正准备把手机扔到床上,就跳进来了一条短信。


 


“最近忙么?今晚有空么?”


 


贺天盯着手机看了一会,辨认着对方的身份。


 


 


还知道联系自己。


贺天拿着手机考虑着要不要回信息。


 


贺天在莫关山丢了手机的时候联系过他几次,不过对方都没有理自己。


贺天其实还挺好感对方的,但每次在贺天准备和莫关山聊聊的时候,对方都会跑进厕所里,自己只能抽着烟在阳台等着。


 


等出来了,就挥挥手准备走了。


 


是老子技术不好么…走这么急。


那你每次还都来,是不是有毛病。


 


后来贺天也一直在忙毕业和训练的事,也就没联系莫关山了。


 


 


贺天还没想好回不回,莫关山那头又跳出了一条短信。


“发错了,不好意思。”


 


 


贺天想着今天不把你解决了老子不信贺。


 


“八点老地方见。”


 


 


莫关山这样的形象出去肯定是不合适的,他在犹豫着该不该让对方来家里。


在这一刻他明显遗忘了自己是个刚刚爆红的明星。


也没问对方知不知道自己是谁。


 


 


按道理来说,贺天是应该知道莫关山的身份的。


只可惜贺天一来不爱上网,二来最近太忙。


 


 


不然电视剧一播出,他就应该认出来了。


 


 


 


贺天到别墅的时候,刚刚好八点。


别墅离市区不近,贺天在租的房子没有买车位。他独立出来已经很久了,进娱乐圈的事也没和家里说。


 


 


依旧是渗出尴尬的开场,加上两个人已经半年多没见面了。


 


像是视频里格式化的问候之后,莫关山似乎意识到了家里没有必需用品。


 


 


“那个…我没有…”


“我带了。”


 


 


准备果然很周全…莫关山在心里为他默默点了个好评。


看他这么个自然模样,应当是不认识自己的,莫关山也懒得提,指了指浴室,自己又做到了电脑前打游戏。


 


贺天从浴室出来的时候,莫关山刚刚死了一局。


“艹。”


 


 


“你也玩这个游戏?”贺天从椅子后面揽过来,头靠在莫关山肩上看着屏幕。


“嗯…闲的时候玩两把。”莫关山一时间没适应这个距离,贺天头发上的水珠落在莫关山肩头,他小小的抖了一下。


 


“我来一盘。”


 


 


十分钟后。


 


“艹!你怎么这么厉害,左边左边。”


“我去,要不是你用的我的号,我在对面肯定以为你开挂。”


 


“有喝的吗?”贺天转头询问。


 


莫关山找了一圈发现只有上次搬家聚会剩的一瓶洋酒。


 


 


“只有酒了喝么?不然我就现烧热水。”


“就喝酒吧。”


 


 


正好还能活跃一下气氛。


 


 


两人打完游戏,本来应该开始活动的,不知为啥又找到了一部电影,一边看一边喝酒,莫关山一边笑一边吐槽。


 


两人这么多次倒是少有这样的时刻。


 


一瓶酒下肚,莫关山两个眼睛就不对焦了。


莫关山出了名的酒量差,不然也不会和贺天睡到床上去。


 


 


“老子今天就让你见识我的雄. 风!”


“妈的,我都累死了!今天我要快乐打. 炮。”


“今天没有七次不许睡!我倒要看看谁先受不了!”


 


 


贺天亲了亲莫关山的耳垂,似乎又找到了之前的欢愉感受,笑的宠溺,“好,满足你。”


 


 


本来就意识模糊的莫关山被贺天亲的有点不知南北,加上已经半年多休养生息,第一发快的离谱。


 


“怎么,半年没见,就快成这样。”贺天把莫关山搂在怀里,手停留在刚刚喷. 射的小家伙的顶.端,又摸了两下,气息洒在莫关山的侧脸,“这可不能算一次。”


 


润. 滑. 剂,在后. 庭带出情. 欲的声响,莫关山背过身子躺在床上,等待着贺天的进攻,贺天俯下身子,莫关山转过身亲上贺天的唇,随着进入停顿了片刻,随后又是沉溺。


 


跪在床上的莫关山直挺着腰. 翘着屁. 股,贺天看着有点晃神。


可惜只是床伴,要是对象就好了,想到这里,身下又用了些劲,胀的莫关山直哼哼,扭着往前想逃跑。


 


莫关山向来是语言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叫嚣着七次,这才第三次,就哭腔阵阵的求着贺天收手。


 


“啊…不行…别,你慢点,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别进来了。”


莫关山被贺天压在床头双手压在墙上,双腿已经打. 颤的跪在枕头上,靠着贺天的支撑才勉强定住,可是一往下滑,贺天的物件又会进入的更深,可是莫关山也没了力气支撑自己,连连叫喊着不行。


双手举过头顶,莫关山意识涣散到叫喊都没了力气,只是躺在床上不自觉的抽. 动。


 


 


贺天甩了甩胳膊把莫关山抱起来送进浴室。


这是他第一次帮莫关山洗身子,早知道就是喝酒这么简单,贺天也不至于七八次之后连了解都没有达到。


 


 


犹豫了一下,贺天也留在了莫关山家里。时间太晚又是郊区,贺天打算明天再回去拿行李。


 


第二天八点,莫关山家的门铃都快被按秃噜皮了。


莫关山感觉全身的骨头都酸的不行,满脑子都是老子再纵. 欲就永远不.举,都没顾上身边的人,下床就要去开门,走路的时候还打颤了两下。


这个狗鸡贺天也太狠了吧。


 


 


“你怎么这么久才开门啊。阿山,收拾收拾要准备去机场了。”


 


 


贺天听到莫关山的动静也起了身,不过早晨的大脑总是短路的,都没反应过来这是莫关山家里,揉着眼睛往屋外走。


“谁啊?”


 


 


莫关山丢失的魂瞬间复位,满脑子都是卧槽的声音。


 


但是更让他卧槽的是经纪人的下一句话。


“贺天,你怎么在这。”






.


.


TBC






这是我第一次写长篇甜文


希望不会齁到你们和我









评论

热度(228)

  1. Tony生气的时候PP特别翘葉靥_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