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生气的时候PP特别翘

【双性年上】室友五行缺揍(1)

茶壶咕咕咕:

  傅洋从小是个缺心眼,并且动手能力极强,并且脑回路清奇,并且敢想敢作。
  他哥给他收拾了快二十年的烂摊子之后,终于在升上大学之后找到了接班人。
  于是傅洋更加撒了欢儿的作。
  然后终于有一天,他的室友,他的现任保姆——成了他的嫂子。
  ……
    姜成毅:今天我姜成毅就要打爆你的狗头!
  傅洋:哥————————【尖叫】
  傅洵:家门不幸,放着我来。
  傅洋:QAQQQQQ?!!!!
  
    好歹都是缘分,打死就不用了,半残吧。
  
  温柔大绵羊并不弟控哥哥攻×忠犬迷弟偶尔暴躁双性强受
     傅洵×姜成毅
      
  是篇耍流氓的双性文!!嗯嗯啊啊随时发车这些都是——不存在的!
  我就想看他们甜甜腻腻谈恋爱嘛!我有什么办法!!()
  都标成这样了还站错cp我真的不负责哦!!真的不负责哦!!


(1)
  传闻,×大校草姜成毅长相高大英俊,性格开朗果敢,学习上进优秀,平日爱好丰富。
  
  然后又传闻,校草姜成毅,是个双性人。
  
  ×大BBS>>水区>>【讨论】李涛,我校校草到底是不是……
  1L   LZ
  我是不信的!!但怎么看那视频,他下面好像还真有点东西……
  况且视频删的也太快了,不觉得有点什么猫腻吗?
  
  2L= =
  lz搞笑,你下面没点东西?怎么,你被逮去节育过?
  
  3L= =
  就那av画质lz也能看出东西,怎么,最近的人片子不够都拿脑子来凑的吗?
  
  4L= =
  楼上两位戾气真重,话说你们没事偷窥我男朋友干什么,噫,好恶心哦你们这些人
  
  5L= =
  楼上的解解请不要给自己加戏,那是我老公
 
  6L= =
  一首梦醒时分送给上面两位【校草女朋友,您配吗.jpg】
  
  7L= =
  歪了歪了,讲真那视频又花又暗的,就算没删又看得清个什么,有这时间不如看校草打打篮球
  所以,
  哪位朋友看清校草尺寸了吗——分享一下啊——
  
  8L= =
  尺寸没有,但那屁股真是一流,想……
  
  9L= =
  >>7L 目测该比我大,很想吸干
  
  10L  LZ
  说好的不歪楼呢,咱们不是在讨论他到底有没有多点什么吗
  
  11L= =
  9L大兄弟轻点骚,给妹妹们留点,留点
  
  12L= =
  就我一个人好奇你们在说什么视频吗???我没刷论坛的时候到底错过了什么???
  
  13L= =
  >>12L 你错过了新世界
  楼主别想了,校草就是真多了点什么也轮不到你的,歇歇吧
  ……
  ……
  ……
  傅洋皱着眉头一脸严肃在回复栏打出一句姜儿那么爷们儿怎么可能,指尖在回复键上悬停了一会儿,却是退回到手机主页面戳开了图库。
  
  截图里原本就不甚明亮的灯光下头,背对镜头躬着身子的男人胯下更是昏昏暗暗,难以分辨。
  
  傅洋手在屏幕上划了几下,又回到论坛界面,表情愈发纠结,过会儿犹犹豫豫又把输进去的字一个一个给删了。
  
  他抬头,话题本人正擦着头从浴室出来,姜成毅冲完澡就在腰上围了块浴巾,胸肌腹肌人鱼线一应俱全,隔着那块湿透的布还能隐约看到肉色。刚被太阳晒过,蜜色肌肤上还微微发着红,抖落的水滴一路勾勒过结实的肌理,顺着水迹再往下就是两条笔直的长腿,线条利落有力。
  
  双性人不都该是娘兮兮的家伙吗,姜儿一米八六的大老爷们……不能的吧……
  
  傅洋目光灼灼地盯着对方被腰上毛巾遮住的部位,恨不得透过那层布一窥究竟。
  
  也许是他目光太过热切,姜成毅顶着视线擦了半天,最后还是一个没忍住摔了毛巾:“你就一定要盯着老子屁股看吗?”
  
  “不是,姜儿啊,”傅洋缩了一下,“你——那个,是,是不是……”
  
  姜成毅忙着换衣服,打开柜门套了件体恤之余不忘瞪他一眼:“是不是什么?我跟你说了好多次了吧,你口齿不清不要那么叫我!”
  
  成天姜儿姜儿地交,偏偏语速又快还连音,听在耳朵里和那男性生殖器基本上是没什么不同的。说了也听不进,依然我行我素叫的欢,这要是他亲弟,该是活不到今天。
  
  “就是那什么,论坛里说的那……”
  
  姜成毅拉扯衣摆的动作卡了一瞬,又若无其事地掩过去,这些天来傅洋绝不是第一个问出这问题的人,他也早有了些经验:
  
  “你猜?”
  
  “我猜什么啊……不是?”
  
  “嗯,不是。”姜成毅目不斜视,在衣柜里翻找。
  
  傅洋看他态度觉得不对:“那我猜是!”
  
  “那就是。”
  
  “你这人怎么这么敷衍!我不信!”
  
  “啧,你才是真的难伺候,说不是你不信,说是你也不信,那你要想怎么样……”姜成毅一拍脑门,想起找半天不见影子的那条裤子正挂在阳台上,当即就要去收衣服,却不料半路便被人截了下来。
  
  “干嘛……”他有点无奈,“我下头还是真空,遛鸟不凉的?”
  
  对方大张双臂把寝室本就不宽的过道挡了个严实,比他生生矮了快半个头倒不会带来有什么压迫感,反倒觉得挺像只护食的狗崽子,看得他有点想笑。
  
  然后立刻就笑不出来了。
  
  “口说无凭,”就看傅洋一个深吸气,义正言辞地昂起下巴,“我要求验货!”
  
  ……
  
  验你妈啊!
  
  姜成毅头都要炸了,关键是这人还不只是口头说说,伸着手就往他下体来了。
  
  好在他反应快,一把抓住那只作乱的手,脑子里飞快的过了一遍这时候能说的台词——“你这个人怎么给里给气的,收手啊。”
  
  “大家都是男人,看一眼又不会掉块肉!”
  
  我倒是宁愿掉块肉!姜成毅心里暗自低骂一声,绞尽脑汁想要说点什么打消这人荒唐的念头:“行了行了,别缠着不放,傅洋你就是这个样子才找不到女朋友的你信不信?!”
  
  “不信!你让我看一眼!”
  
  “看什么看!光天化日让你给人看鸟你给看?”
  
  “给啊!”傅洋理直气壮,“你让我看我就给!”
  
  “……”妈的智障。姜成毅噎了一下,“我不给!快滚!”
  
  “我不!你让我看一眼!”
  
  说着两只手都上来了,又是手忙脚乱的赶紧制住:“你看个屁!——算我服了你了大哥,我是,我是我是行了吧,别闹了啊?”
  
  “都说口说无凭了,一眼!”
  
  “我靠,你对看别人鸟这种事就这么执着?!”
  
  “一眼!”
  
  感觉到对方还在加力,姜成毅一咬牙。
  
  “我说——!”
  
  将箍着的两只手并和到一处,空出的手肘猛然发力把傅洋抵在了衣柜上。
  
  一再的步步紧逼唤起了他一些不好的回忆,心头渐凉的同时火气无声无息地蔓延,姜成毅很难控制自己故作轻松的语气里不带上压抑的愤怒:
  
  “再不消停我现在就把你按墙上摩擦了,懂?”
  
  背靠着柜门,傅洋是真的被吓到了。
  
  姜成毅鲜少有发怒的时候,否则他也不会有恃无恐的蹬鼻子上脸。但眼前的人眸中翻滚着暗沉的戾气,脸上的笑容怎么看都透着狰狞,活脱脱就是只即将择人而噬的野兽,哪里有平日半分和颜悦色。
  
  他僵着脖子咽了口口水,清晰,响亮。
  
  空气凝滞了一秒,伴随着这声惊天动地的咕噜又重新开始流动,姜成毅被这么一打岔也有点严肃不起来,放开手又怕按着的这家伙不长记性卷土重来,于是也只好不尴不尬的僵着。
  
  好在这时候门锁一响,寝室另外两个人推门而进,才算是打破了僵持的境况:
  
  “哦哟,你们这是在玩儿什么?”
  
  姜成毅迅速抽身,若无其事擦着还没回过神来的傅洋走过去,“你问他,这个人非要拉着我玩什么FAQboy♂next♂door,说是要带人领略哲学的奥义”他拿了晾衣杆轻松的把挂着的衣架戳下来,“跟你们说,超恐怖的。”
  
  傅洋:???我不是???我没有???
  
  ……
  
  姜成毅换好了衣服就出了门,晚饭时段他有田径校队的训练。傅洋却是宿舍萎了大半个晚上,一边抓心挠肝的想搞清楚他到底是不是那啥,一边还没从下午被凶的阴影里缓过劲儿来,只能抖抖索索委委屈屈的蹲在椅子上刷手机。等到了训练结束的时候,他纠结半天的对象回了寝,风风火火的洗漱完,没等他多瞟几眼就又飞速爬上了床。
  
  傅洋就是再缺心眼也明白对方在避着他,嘴噘老高的同时又有点憋屈,毕竟是自己搞事在先,现在对方怎样如避猛虎蛇蝎也算情理之中。道理是这样,还是抑制不住的心塞,怎么说这冷遇也是他从未在姜儿那里遭受过的。
  
  爬上床装模作样的躺了半天,还是没忍住摸出了手机,登上聊天软件发了条消息。
  
  【你老婆真棒】:哥
  
  【你老婆真棒】:哥——————
  
  【你老婆真棒】:哥!!!!!!!!
  
  【你老婆真棒】:〖戳一戳〗
  
  【你老婆真棒】: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
  
  傅洵正在整理实验资料,手机提示音一响,他刚好缓口气,把视线从电脑屏幕上移开,拿过手机一看消息人,一张脸立刻皱成了个生动的嫌弃。
  
  想了想现在的月份,傅洵不禁开始怀疑他这弟弟是不是又搞了什么大事,难不成考试作弊被抓了先行?
  
  是他弟弟能干出来的事。傅洵头疼的揉了揉前额。
  
  【看见我弟请就地打死】:什么事?
  
  傅洋良久等来了回复,一个激动,肘子碰的撞在墙上,张嘴想嚎又想起时间已晚,于是硬生生憋回嗓子,抖着手敲字。
  
  【你老婆真棒】:哥,你听说过双性人没?
  
  这头傅洵看了他的消息,端过水杯抿了一口,修长的手指跳跃几下,截了个百度百科发过去。
  
  【你老婆真棒】:……我不是说这个!
  
  【你老婆真棒】:哥你见过双性人没?
  
  【你老婆真棒】双性人是不是都该长得不男不女那种?
  
  双性人?他弟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
  
  傅洵敏锐的觉察到了不对。
  
  【看见我弟请就地打死】:没见过,不知道
  
  【看见我弟请就地打死】:你又干什么了?
  
  傅洋被问得一阵心虚,想着从他哥这里好像也没办法得到什么有效信息,赶紧结束这个危险的话题。
  
     【你老婆真棒】:没啥,我就是问问
  
  【你老婆真棒】:我睡了
  
  傅洵看他明显急于跑路的回应,眉间微皱,稍加思索后划开了另一个窗口。
  
  【看见我弟请就地打死】:成毅,睡了吗?
  
  聊天界面安静了半天,缓缓弹出来一条消息。
  
  【考研警告】:没。
  
  【考研警告】:洵哥有什么事吗?”
  
  傅洵脸色松了些许,带着些无奈开始打字。
  
  【看见我弟请就地打死】傅洋他最近又干什么了吗,刚才跑来问了些奇奇怪怪的问题。
  
  姜成毅闻言心里咯噔一下,脑子里第一时间闪过的就是今天下午时的窘境。
  
  【考研警告】没有吧,他这段时间还好。
  
  没有吗?
  
  傅洵感觉有些不对,不过既然成毅这么说了,没有总是好的,他最近可能没有太多时间来给他弟弟收拾烂摊子。
  
  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弟弟呢,成毅那样的多好,乖巧又省心。
  
  不过也就是想想,傅洵没有沉溺于抱怨。想问的已经问完了,他却并不想就此终结这次交谈——和弟弟的这位室友说话总是让他感到愉快,他还没有就此打住的欲望,但单单屏幕上文字的你来我往显得冰冷又无趣……手指在桌上规律的轻敲,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抬了起来。
  
   【看见我弟请就地打死】:成毅这周周末有空吗,一起吃个饭如何?
  
  姜成毅还纠结于刚才的隐而不报,此刻见对方毫无疑心的态度不禁又多了分微小的愧疚。
  
  【考研警告】:有空的,洵哥想吃什么
  
  【看见我弟请就地打死】:成毅没有想吃的吗?
  
  【考研警告】:我随意,洵哥决定吧
  
  【看见我弟请就地打死】:那,火锅怎么样?
  
  姜成毅眨了眨眼。
  
  【考研警告】:可傅洋不是不会吃辣吗?
  
  【看见我弟请就地打死】:对呀
  
  【看见我弟请就地打死】:他都快破一百五了,你该看看他肚皮上的三圈肉
  
  姜成毅实在没忍住,闷在被窝里笑得两肩颤抖,憋了半天的怨气散了大半。他看着屏幕上的消息,甚至生出了一股想要顺着网线爬到另一边给消息主人一个熊抱的冲动。
  
  【考研警告】:好,听洵哥安排√
  
   

评论

热度(100)